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品在线 >> 花落知多少
推荐阅读

花落知多少
2012-06-08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王文中

 

   暮春的天气,最是冷暖无常。

  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蓦然间就想起了故乡,那个被人们称为梨乡的地方,想起了梨乡雪浪似滚动着的梨花。而此时,在季节的风雨里,那些村巷和阡陌中,又该是满地落英了。“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满地残红宫锦污。遥昨夜南园风雨。小怜初上琵琶,袁晓来思绕天涯。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梨花。”(宋·王安国《清平乐》)梨花在春风里开放,又在春风中飘落。

  立春之后的日影,每天都在一拃拃地延长。到了午后,投进四合院里的墙影儿,似乎就纹丝不动了。杜鹃的叫声从远处的田野里传来,也像带着些许漫长时日里的倦意。几只白色和橙色的蝴蝶,在花圃中新发的川草和挂满了紫穗似的丁香花苞上飞来飞去,最终经不住一阵阵随风飘来的梨花芳香的诱惑,翩翩跹跹地飞上高高的南墙,消失在墙外的梨花园里。

  梨花园是祖上遗留下来的老果园。一亩多地的大园子里,五六棵一人合抱不过来的老梨树,虬然横伸的枝杈和枝杈上阔大油绿的叶子,几乎将大半的地亩都给遮蔽了。那些梨树的果实中有最受人青睐的甜梨和软梨,还有酸梨,黄橙橙的,将它们冷藏到冬天的时候,极是好吃。而此时的梨园里,却是开了一园子雪也似的梨花。梨花花开五瓣,洁白的花瓣在叶子的衬托下又带着些许茵茵的绿,看起来就像温润光泽的玉石片儿一样,聚拢在鹅黄色的花蕊周围。有些枝杈上,成百朵的梨花密聚在一起,把那细细的枝条儿压弯了,用“繁花似锦”来形容,真是恰如其分。有些枝头上只是几个稀稀疏疏的花朵,却显出一枝独秀的淡雅来。

  雨中的梨花,是最让人赏心悦目的。那细雨往往从夜里开始,“沙沙”的声音浸润了整个夜色,再透过纸糊的窗棂,浸润了千家万户人们的梦境。雨来的时候悄无声息,去的时候亦是悄无声息。清晨起来,推开梨园的柴扉,呀!一园子的翠绿,一园子的繁花,一园子的瓜架菜秧,都被雨水浸透了。不怕打湿了鞋袜裤角,踩着垅坎草叶上的露水,围着那些老梨树上缀满了水珠儿的梨花,左转右转,却总也看不够。一园子清新的空气,一园子梨花的馨香,沁人心脾,让人久久不愿离去。

  梨乡的春色,就是从这些普普通通的农家院落里蔓延开来,从那些果园墙根儿新发的草茎上蔓延开来,从那些参差不齐、遮拦不住的土墙头上蔓延开来。只几天的工夫,梨树枝条上缀满绿玛瑙似的花苞,就绽放出千朵万朵的梨花来。那时候,当你从曲里拐弯的村巷中穿过,梨花的香气就会沾满你的衣襟,钻入你的发丝,醉了你的心扉,“赏花归来马如飞,马如飞时赏花归……”那真是个看花赏花的好季节。

  站在古城的老城墙上,极目望去,绿树和村廓掩映之中,层层叠叠的梨花仿佛碧绿的海面上涌起的波浪,随着风头一浪跟着一浪,直向远处的山峦边上扑去。若是黎明时分,雄鸡唱罢,犬声寥落。及至日出东山,农家院中淡蓝色的炊烟冉冉升起,缭绕在远处的田野,缭绕在近处的梨花村庄。烟笼雾锁之中,古刹殿脊若隐若现,钟磬之声时断时续,那一片宁静安逸,恍如仙境。然而,梨花虽好,它的花期却很短,在不足十天的时间里,它们竞相开放,又次第落去,在春来冬去的四季中,它只是个稍纵即逝的瞬间。倘若天气不佳,遇上乍暖还寒、雨雪霏霏的日子,梨树上刚刚结出的花蕾花苞,在几天之内,冻落不少,直落得人们一迭声地嗟叹惋惜。

  梨花喜雨,却怕风。风起时,河边高高的杨树枝头开始轻轻地晃动,河岔湖面上荡起层层涟漪。紧接着,风涛之声渐起,掠过远山近岭,穿过田野山林,在村巷和院落之间卷起一阵阵的旋风。那些被吹落了的残花,就随了旋转的风被抛到东篱下,又被抛到西墙根。随着风力渐烈,梨树曲折的枝干上新绿的枝条儿,突然间就舞动了起来,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牵着,忽而抛起,忽而抛下。满树的梨花,被狂风裹挟着,竟像一群群放飞的白色蝴蝶,飘飘扬扬,上下翻飞。刹那间,山迷蒙了,水迷蒙了,村落田园也迷蒙了。暮春季节的梨乡,满目尽是落花无数。

  夜半时分,风声渐止,推门观览,却见一院子的风清月白。台阶前,花圃里,洁白的花瓣铺了一地,恍若落了一地的微雪。“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宋·辛弃疾《摸鱼儿》)回屋挑灯,辗转反侧,思量来总有些怅然若失。

  因了梨花的缘故,这个县城的第一所县立小学,就取名为“歇春园”。虽然这个极富诗意的校名如今被人们淡忘了,但那一园的梨树尚在,一园的梨花尚在,它们将一园的春色挽留到现在。一排排青砖灰瓦的教室,一座座红墙木窗的校舍,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伴随着那段寒窗生涯,伴随着寒来暑往的风声雨声,也伴随着一年一度的花开花落,延续到现在。遗留到现在的,还有一方画栋雕梁,飞檐翘角的“勤读轩”。勤读轩在离歇春园两公里外的县图书馆旧址上,那里依然是一个梨花掩映、适于读书的好去处。早先的图书馆,房不过几间,书不满百部,但它就像满园的春色,吸引了众多求知若渴的莘莘学子,常常不顾辛劳疾苦,往返于学校与图书馆之间。《野火春风斗古城》、《林海雪原》、《艾青诗选》和《中华活页文选》,一部部崭新的书籍,在大家的手里你借我传,百看不厌,致使书面卷了角儿,书脊掺开了线。如今,图书馆迁了新址,勤读轩还在,屋内空寂。它两边的檐柱上有一副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那蓝底金字的匾额就像过往的岁月,早已斑驳不堪。春天,当你信步在它们中间,顿觉万事悠悠,物是而人非,思绪难平,感慨万千。

  燕子去了又来了,梨花开了又落了。在花开花落之间,该去的去了,该逝的逝了,留下的仅是对于生命过程的回顾和喟叹。当你行走在春天的村巷田野里,当你徜徉在梨园或者河渠边,当你伫立于那些古旧的亭台楼阁或是老城墙上,耳边似乎仍然能听到春天的风声雨声,能听到梨花飘飘,轻盈落地的声音。十里的花海,十里的花香,随了风,随了雨,随了你的情怀,像魂魄一样,在梨乡的土地上回旋、飘荡。那一刻,突然就想起小时候,在四合院的窗棂前背熟了的一首五言绝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