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品在线 >> 宋长玥:湟水谣(组诗)
推荐阅读

宋长玥:湟水谣(组诗)
2012-07-11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宋长玥

 

 

 

诗人2010年在羊卓雍湖

湟水谣(组诗)

 

  诞生地

 

 

把红月亮放在心口,

相思长高半拃。

我走了一半儿路,

碎银子就把大地淹了。

 四十年前的月光没老,

生锈的日子

磨得又光又亮。一亩地分两半

一半种幸福,

一半种忧伤。

一对饱满的乳房养大苦难的童年,

现在离我那么遥远。

 心痛的生活还在沟脑。一把叫时间的刀子

在心上剜下过去。

父亲的痛,

母亲的痛,

没有多深,只有短短一生。

 近处的人说,它们过了。

远处的人说,它们还在。

2012、6、4

 

  

 

打着灯笼,在黑夜里唱歌的男人,

其中一个是我。

 醉在青唐,三次找不到家的男人,

其中一个是我。

 父亲,你从天上下来

接走母亲。

你们离开以后,

人间多么空荡。

 

——堆积了四十年的伤痛,

我一个人

背不动。

2012、6、4

 

  乳名

 

月光落了半尺。清油灯下,一个男人的脐血

眼珠子一样漆黑。

风没停下来。

他的哭泣比1968年坚实的冬天还硬。

这一对荒凉的牙齿,

咬伤了父亲。

我的脐血,

从他心里流出来,

是一麻袋苦日子酿成的。

鲜月儿,鲜月儿。

芨芨草长,

苦苦菜苦。

我听见父亲叫我的时候

人间亮了一下。

2012、6、5

 

  羊角下

 

羊角下

住着我

一对儿大眼睛望青海。

我的世界

只有羊脑袋上面的天空那么大。

风吹村庄

胡麻花儿蓝铃铛摇,洋芋花儿白铃铛响。

哥哥下水窖,

我搬走泥。父亲在山上开荒,

远处是落难的河西走廊。

夜晚母亲爬上房顶祈祷。

细白面桃子

前面三炷香。一炷香保平安,

两炷香保健康,

三炷香一家人不分离。

 

......

......

羊角下

青海空了。

一个失眠的人被月光灌醉。

2012、6、5

 

  沟脑

 

曼陀铃清香的嘴唇向天空张开,

她的心里话

我在湟水上游说过一遍。

红颜从水上流走。

住在下游的人知道

一个男人心里放不下青海。

他把沟脑安置在紫青稞里,

就领着一场风

静静迁往扎曲河右岸。

曼陀铃还在守着沟脑。巴掌大的黄土坳里走着人,

走着马

走着羊,

走着木头身子的菩萨。

日子不走,只在一条山沟里停了一会儿

就把一辈子交给了故乡。

金子没有痛重。

太阳没有心热。

四十年后我又把曼陀铃的话说了一遍——

 阿哥是肝花妹妹是心,

心离了肝花不活。

2012、6、5

 

  小湾门子

 

风从山上走下来,像春天的样子。

一路酥酥软软

但吹在心里,仍然是凉的。

 爷爷圈马的庄廓

后来住着他的子孙。天上的水

还在以前的涝坝。

我喝过。不甜。四十年后

回泛苦味。

 小湾门子,一块狼舌头大的坡地。

我住在狼舌头尖上。

我的脐血

浇灌过一棵丁香。它给我说的话

雪给我说过

夜给我说过

花给我说过

寂寞也给我说过,谁也听不见。 

一个男人的秘密,在小湾门子

细节不清。

一起长大的红月亮,

行走边疆

把故乡想得要命。

2012、6、7

  家族史

骑马的人

从陕西过来,他守过的边疆

风吹到现在。

照过他的红月亮,

照着西宁。一架高木轮马车上,

家向西陲。

最终没有到达红场的男人,

向西更远。

他的痛长在心里,

根连西北。

 一个地方放不下一生,

两个地方

两个人相望。

再远的地方

除了空荡,没有多余的念想——

那些寂寞的人,

那些痛苦的人,

前世找不到故乡,

今生继续流浪。

2012、6、10

 

 相关链接:http://www.qhwriter.com/gb/vipdic/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