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品在线 >> 建强诗作九首
推荐阅读

建强诗作九首
2012-07-22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郭建强
致新一代诗人        

 

而你们必须更有力地把握刀和心跳

必须更执拗地保持守望之姿

 

高贵的先人们呐喊过

轮到你们挺身而出 保卫微弱的

——诗歌之火

 

收割后的田野等待播种

擦亮你的犁头 点燃良知与热血

生疏的也将渐渐谙熟

幽远的自然之光已铺就好纸张

 

不得存有丝毫懈怠之意

必须更有力地把握刀和心跳

 

 

 

交谈

 

在眼球与眼球之间穿行
整整一生都是晶体!正在成为琥珀
玻璃碎亮   故事无数   但是相似
轻点儿   轻点儿   请更谦逊一点儿
你所谈及的奥秘并非仅属自己

 

又一次面临昔日晚秋   风声里蝉鸣湿润
一样的  和你一样悄悄温情  悄悄编织
在相同的夜晚  让烛火微暗
直至缄默  而我们也把交谈推向
幽深之处

 

——你会突然对所有的人爱恋:
你会看到一个人呼吸滚烫   踏步而来
正要在我们中间经历青春   恋爱和生育
而另一个人刚刚远行   留下这房间
这座椅   他的体温甚至尚未消尽

 

流沙

 

在流沙上也要拥抱爱人
不能因为短暂而拒绝情感
一切都在悄悄流逝  但愿
回忆拥有一双发亮的唇线

在流沙上也要燃烧梦境
不能因为黑暗而拒绝热烈
一切都在悄悄流逝  洗净尘埃
沙粒们喷吐一束束蓝色火焰

在流沙上也要规划田园
不能因为死亡而拒绝种子
一切都在悄悄流逝 可是
狂想永在  春天总会回眸再来

在流沙上也要建立高塔
不能因为单薄而拒绝旗帜
天空辽阔  屋顶之上鹰翅高远——
感谢生命  有人登上更高的阶梯

 

失眠

 

 

绞在一起的手指

多么精致!

疑虑、忧郁,统统压制

一架机器,冰凉地凝视

 

手指也能变成机器

在星空,在书桌,在空气

对着我,对着你

 

那些红色的呐喊渐失声息

谁在精密地打量我,打量你

 

夜像老鼠一样蹑手蹑脚

鼠齿啮咬刷白的睡眠

 

疲倦浸泡脊椎,骨头比油纸更稀软!

穿着黑色制服的粒子,掩住哈欠

强硬地掰开黏稠的双睑!

 

一个睁着眼睛的梦。

 

却带来了这么多的垃圾。

这么多的苍蝇从昨天飞来

仿佛一声温和的责备

逼迫你如同机器般凝视。

 

夜晚长过中世纪,身体上布满眼睛。

睡眠支住头颅——

在手指绞就的冰凉机器。

 

 

 

 雨,或褐色海底

 

不可遏制地减弱

雨明亮的舞蹈缓缓变暗

这一刻才领略置身奇迹:

来自天外的泪水将我弹奏

 

有多少错误从腋下生出

仅仅一个眼神,就足以走过一生

面对背影,或者源源不断的未来

忏悔与呼应都那么迟钝

 

你在后退,如同那雨越过街巷

你退至夜中,空茫宇宙

你退至我的体内,端坐,歌唱

接着疯狂开放,浮出皮肤——

 

没有谁可再来搅扰

流畅的曲线,沉实的梦

我爱这褐色的阴影,海底的沉寂

肿瘤如同海星,永远散布

 

 

冷冷燃烧:玫瑰——

双唇卧在冰雪

透凉的暖色调 !

 

危险就是游戏

死亡就是生命。我的美

绚丽,但在零度以下

 

万物都是她的侍者

——等待她轻轻地撕咬

恶狠狠地撕咬!美,

就是不知不觉把你毁掉 !

 

我哭泣,我逃跑

我用谦卑的一生把她寻找

 

你们吃肉,你们散步

你们丰富多彩

你们无路遁逃

 

 

 

 

左手缠绕右手,梦境浸泡现实

书的井洞里光线烁动不定:

曾经安适,现在焦虑,未来无知!

纸张的天堂 ,纸张的地狱。

 

多少智者手握卷册一退再退

终于沦为一本书,被大量印制?

骨肉脆弱,等待翻阅的一生!哦,请接近

请让我的灵魂间接地将你亲吻。

聒噪得够久,秋天里蝉沉默着

咽饮没有听众的孤独。

 

但血液加剧干裂,内脏还在扭曲成文字

月亮之下,沙滩之鱼喘息不定

留下挣扎的痕迹,呼号的眼睛。

 

 

罂粟

一枝旷野里的罂粟炫目。

山村里一个垂镜自询的女孩。

过于美丽,就是拒绝,就是疾病:

呼喊的红,红的呐喊。

 

风雨劲峭,罂粟恣肆

花冠花蕊疯狂。

把所有鲜血托付容颜

只能选择美,美丽成毒。

 

成熟了!山村的女儿,可她逃避婚期

独自生活,静守时间消亡。

洞悉阳光与空气的情意

却没法回报,只是屈从最为隐秘的意志。

 

放落水桶,与井水交谈,回想某日

突涌的激情和赦颜。让风去传播讥诮

自己塑造自己,

像波浪推起波浪。

 

赤霞

 

多少桃花的口眼提炼血色精魂!

而目睹者已然一苇横渡千秋万世

滤尽生死别离唯余一声长啸以及

静坐雾霭深处沉沉背景

 

那么,请将我的卑劣愚顽宽宥

也免赐玄思、多变、禅定等种种

存活世间的高妙法门。我本一泥土

尝遍空虚与微茫,只是渴慕壮士

只是渴慕壮士之终于喷涌高飏

横亘九天,奇观至景的鲜血

 

我愿意自己以鲜血行状行走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