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交流信息 >> “飞翔——让我们插上多元对话的翅膀”
推荐阅读

“飞翔——让我们插上多元对话的翅膀”
2013-09-29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飞翔——让我们插上多元对话的翅膀”

2013年省作协出访德捷意法等国代表团顺利完成

文学交流及文化考察任务

 

    青海省作家协会继去年组织了以进行“文学行走与多元交流” 为主题的出访活动后,又应德国等国的文学艺术机构邀请,于今年4月底至5月初,组织了来自西宁市、格尔木市、海东地区、果洛州的会员,到德国、捷克、意大利、法国等国进行了文学交流活动。此次活动的主题为“飞翔——让我们插上多元对话的翅膀”。省作协副主席肖黛为团长,省作协主席团委员、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王永昌为副团长。代表团成员除了有汉、藏、回、土等民族的小说家、散文家、诗人、文学编辑、高校外国文学教授和长期在基层坚持开展文学活动的文学工作者,还特别邀请了省摄协、省音协和省诗词学会、西宁画院的同志及文化产业方面的代表参与。出访前,每个人都阅读了有关资料,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出访期间,也都认真地做了相关笔记,积累了许多有益的资料,并且都能够严格遵守外事纪律,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尊严,讲究文明礼貌,并注意了对各国文化及意识形态等方面的敏感性,表现出良好的个人修养和集体主义精神。

    代表团首先抵达德国的法兰克福,重点参观了歌德故居。从1782 年到1832 年,歌德在这里生活了50个年头。大家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踩着嘎吱作响的木台阶走进了歌德的会客室、起居室、卧室、工作间和藏书室。这些房间里物件都按歌德生前的原样摆放着。歌德写作用的一张斜平面桌子摆在故居中。工作室的里间是藏书室,5400 多册的书籍和歌德的手稿、信件等也按原样保留着。歌德在他狭窄简朴的工作室里写出了《浮士德》以及大量诗歌。当年,他也曾经在这里接待过黑格尔、海涅和门德尔松和来自德国以及欧洲各国的作家、诗人以及戏剧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栋房子里,歌德读了许多有关中国的书,学写汉字,还按照中国诗歌、戏剧的风格和思想进行创作。他曾经如此评价心目中的中国人:“那些人几乎和我们有着同样的思想、行为,只不过在他们那里,一切都来得更加明朗、纯洁,也更符合道德。”除了文学歌德的探索延伸到了包括自然科学,比如光学等在内的广阔领域。在他的起居室里,摆放着颜色各异的盘子以及器皿等,那是歌德当年研究颜色学的实验器材。他的卧室内只有一张床、一个小方桌和一把矮脚靠背木椅。1832 年3 月22 日,83 岁高龄的歌德就坐在那张椅子上停止了呼吸。代表团还参观了藏有波提切利·弗拉安捷利克、拉斐尔、梯也波罗、艾尔斯海玛·鲁本斯、伦勃朗、斐梅尔、普桑等人画作的施特德尔美术馆。

    捷克首都布拉格是全世界第一个整座城市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从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主义、新艺术运动风格到立体派和超现实主义的建筑物应有尽有。在有限的时间里,代表团在此游览了布拉格城堡、旧城广场、查理街和沃尔塔瓦河上的圣像林立、艺术价值无比的查理大桥。卡夫卡故居黄金小巷更是代表团全体成员关注的重心。卡夫卡出生在布拉格,但黄金小巷22号并非他的出生地。忧郁孤僻的卡夫卡是不堪旧城区的喧闹嘈杂,才搬到了这幢低矮的、周边狭巷交错的蓝色的平房来写作的。这里与旧城区隔着美丽的沃尔塔瓦河,如今作为他的故居开放。现在,这间只有十多平米的小屋已经改成了一家书店,里面展示和出售的是《变形记》、《乡村医生》、《审判》、《在流放地》、《饥饿艺术家》等卡夫卡的作品。当大家得知卡夫卡读过《南华经》《论语》《道德经》等中国古代哲学著作都感到非常亲切。里尔克故居距卡夫卡故居不远,处于半地下状态,其阴冷简陋的程度令大家惊讶和感叹不止。但是,他鲜明的布拉格地方色彩和波希米亚民歌风味的作品,他带着忧郁的诗情和从音乐性的语言发展为雕塑性的语言以及他晚期作品的哲学思想,在此引发了大家相关的感触、认识、联想,都表示希望能够尽可能地理解他和他所创造的世界。有的成员还即兴吟诵起他的《自画像》和《秋日》等作品中的诗句。

    到达意大利和法国后,大家更是兴奋不已。在文艺复兴运动发源地佛罗伦萨,代表团最先赶往但丁故居参观。之后到凝结着人类艺术经典的博物馆、美术馆、教堂等地参观。在市政厅广场,大家纷纷在一座建于十三世纪的碉堡式旧宫和米开朗琪罗的《大卫像》及各种栩栩如生的石雕和铜像前拍照留念,还游览了罗马斗兽场、埃菲尔铁塔及位于托斯卡纳省比萨城北面的奇迹广场上的比萨斜塔。而在巴黎,大家都为能够亲眼目睹塞纳河北岸的卢浮宫里的“蒙娜丽莎的微笑”、“爱神”维纳斯雕像、胜利女神像等大师之作而感到激动万分。大家还到了凯旋门、香榭丽舍大道、协和广场、巴黎圣母院、画家村等地参观。尤其是在巴黎市郊区的昔日法兰西帝国的皇宫凡尔塞,其严密的布局和非凡的气势,还有内部豪华装饰和宫外美伦美奂的花园,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外,大家还特别去先贤祠,祠门正面门楣上镌刻着“献给伟大的人们,祖国感谢你们”的大字,下面的柱廊是表现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浮雕,在这座具有古典主义风格的雄伟建筑前,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凭吊了安葬在其中的雨果、伏尔泰、卢梭、柏辽兹、马尔罗、居里夫妇和大仲马等伟大的文化名人。

    代表团每一个成员一致认为,这次活动有效地拓展了大家的文化视野,对近代西方文化及文学状况也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省作协顾问、果洛州的诗人居·格桑说,我长期生活和工作在既边远又艰苦的地区,客观地讲,能够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的机会很难得,所以十分珍惜。他表示,以前虽然对一些西方文学作品有所接触,但其具有深厚底蕴的宗教、哲学、历史、政治、社会的文学背景和生动新鲜的现场感,却是通过这一次活动直接获得的。他对组织搭建这样的对外交流平台非常赞赏,希望今后能够更多地为广大基层会员提供类似的机会。西宁画院院长、画家田昕认为,欧洲历史上的古典时期、浪漫主义时期、印象主义潮流和20世纪以后的日益多元化的趋势中,有一大批画家、作家、诗人、音乐家,对人类历史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世界文化殿堂提供了辉煌灿烂的雕刻、建筑、美术、文学、音乐等艺术珍品,至今,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在许多城市完好地保留的同时,还有很多新兴的剧院、博物馆、交响乐团以及其它很重要的文化设施,作为开展文化活动和文化长期发展的基本条件,作为城市形象和文化氛围的要素及新地标,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也为人们提供着优质的艺术教育和熏陶服务,这使我们非常感慨,更有助于我们思考自身在继承传统和文化创意方面的问题,比如怎样借鉴国外在文化建设和发展方面行之有效的思路,考虑如何形成独特的优势,以蕴涵着先进文化价值观的作品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凸显中国文化的应有地位,从而增强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省作协会员、青海师范大学外国文学教授范景兰说,这次活动使自己大开眼界,大有收获,不但改变了以往教学和研究中只是停留在感性认识的状态,同时也激活了做有关文学评论工作时与西方文化关系的紧密相联点。省作协主席团委员、青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作家耿占坤更是充满激情地说,我喜欢感受汽车载着我的躯体奔驰在这片古老大陆上的奇异经验。穿越半个欧洲,仿佛进入时空隧道的旅行,所有的事物都在身边复活。那些书本文字上、话语中、图像和音符间的事物,都被重新构造与组合。许多文化的气息、生活的景象并不受肤色和语言的隔阂。当我带着东方的思维、东方的视角踏上这片异乡土地时,某种精神的交流与对话就已经开始。正如东方文明是人类的共同财富一样,欧洲文明也属于世界。作为文学的创造者和文化的传播者,我们对这片大陆充满向往。因为那是荷马史诗的故乡,是文艺复兴造神运动的策源地,是历史上伟大诗人和艺术家的天堂和地狱,当然它也是神权与人性、战争与和平、传统与现代、毁灭与创造、生存与发展对簿的法庭,我们并不仅仅是一群文学的朝圣者,我们还看到,曾经你死我活、水火不容的族群和国家之间,如今致力于缝合战争的创伤,正在把自己生活的家园创造成一个均匀呼吸的生命体。他们放弃仇视和对抗坐在一起,一边优雅地喝着咖啡,一边解决文化的冲突。一个从苦难中再生的欧洲,重新恢复了用理性争吵的智慧。

    至5月7日,代表团到达回程出发地瑞士的日内瓦,在观览了联合国欧洲总部和国际红十字会以后,返回北京并回到西宁,顺利圆满地完成了这次对外交流和考察任务。目前,代表团的同志都已按照省作协的要求,结合自己的切身体会及创作实际,认真撰写相关作品,将在近期发送至《青海作家》编辑部及其它报刊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