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侃娃草:天路上的“招手夫妻”
推荐阅读

侃娃草:天路上的“招手夫妻”
2017-11-15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天路上的“招手夫妻”

侃娃草

前段时间去看京剧《七个月零四天》,讲述的是被称为“青藏铁路之父”的穆生忠将军历经艰险修筑青藏路的故事。他们创造了修路历史上的奇迹,前辈创造历史,后辈守护历史。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青藏线上的那一对普通夫妻。

那是2013年,因为工作原因,采访认识了一对在青藏铁路沿线工作的夫妻俩。女主人公45岁,在青藏铁路沿线工作了20多年,大家都称呼她为王姐,当时在湟源货运站工作。男主人公是个一米八零的大高个,45岁,在距离湟源站不远的陶家寨站,王姐喜欢称呼他为大郭。

和王姐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她的宿舍,宿舍不大, 但收拾的很干净,一张床、几个板凳,床上还铺着带小碎花的床单,透着一股生活气息。王姐五官长的很秀气,短发,白皙的皮肤上架着一副眼镜,穿着制服又透着一股职业和干练。谈话从她和老公的最初参加工作开始。

1985年,17岁的王姐和大郭从铁路学校毕业成为了青藏铁路列车上的一员。工作中的接触和了解,让两颗年轻的心走到了一起,1993年他们结了婚。但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他们开始了婚后20年两地分居的工作、生活。

“那时候基本上都是他前脚从这个站离开,我后脚去了那个站,一直都不在一起工作,直到我生孩子那年有一阵子在一个站,但很快他就被调走了。”

“经常不在一起,感情不会变的疏远吗?怎么联络感情呢?”

“早些年就是打电话,但是那会电话还不普及,还是那种手摇转接电话,打个电话也要费很大周折,后来手机普及了就方便多了,他工作比我还忙,一般都是我给他打。”

“为什么被称为招手夫妻呢?”

“那会确实很长时间见不上面,有时候遇上大检查,几个月见不上一面,有一回他跑车从我们的站点经过,刚好我在值班,他从车上看见了,就从车里跟我挥挥手,我也朝他挥挥手,久而久之,每次他从我们的站点经过,我们都会相互挥挥手,笑一笑,也算是一种交流,也因为这样,站上好多人称我们是‘招手夫妻’”尽管和老公聚少离多,但说起老公,王姐都是一脸小女人的甜蜜。

“他平时看着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很孝顺,而且很会讲笑话,经常逗乐我。”王姐说。

“工作这么忙,那孩子呢?”

一提起女儿,王姐沉默了,低着头,眼眶瞬间变红。她让自己静了静,抬起头。

“那时候工作忙,我俩在各种站上,女儿就在西宁,本来小学学习挺好的,但是从初中开始,我父母搬家,我俩工作忙顾不上,孩子真成了“独生子女”,独自回家、独自上学、独自打理生活,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本来中考的时候我们俩无论如何都想着要有一个人回去,结果因为当时刚好碰上大检查,没走开,所以女儿很失望,有次我说她,她很生气的反驳‘你们什么时候管过我?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陪,我经常连饭都吃不上’这让我很愧疚……”说到这里,王姐已经泣不成声,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往下流。同为母亲,我深深理解她对女儿既疼爱又亏欠的矛盾心情。

过了一会,她擦干眼泪,“不过现在好了,她已经去青岛上大学了,而且变的很独立、懂事,经常会打电话回来”说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从湟源站坐车到陶家寨,约摸一个小时的行程,在那里我们见到了王姐的老公,传说中的男主人公。到的时候,他正在接车,等了半小时,一个一米八的大高个走了进来。提起妻子,七尺男儿眼中尽是温柔。

“我们俩常年都在沿线,工作都很辛苦,但是她在电话里从不跟我诉苦,我俩通电话,总是嘱咐我,注意安全、注意身体,我忙的时候会忘记给老家的母亲打电话,但是她从来都不忘记,无论多忙,每个星期都会打一两通电话过去问问老人的生活、身体状况,然后再细细的讲给我听,我想什么似乎她都知道”大郭略带羞涩的讲述着媳妇的种种好。

在现场采访中,我们粗略算了一下他们夫妻20年在一起时间,基本不到五年。采访时,他们也显得有些羞涩,说其实他们很普通,铁路线上这样的夫妻很多,但几年来他们却一直让我印象深刻。50多年前,穆生忠将军带着驼工们修建青藏路永载史册,50多年后,在青藏高原,有一群这样的普通人,以他们平凡、普通的工作、生活书写着新的历史,或者在青藏线上还会涌现出更多的“招手夫妻”,他们普通的就如我们身边的兄弟姐妹,却也正是他们,用平凡讲述着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