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仓生荣:透过芨芨话贵南
推荐阅读

仓生荣:透过芨芨话贵南
2017-11-15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透过芨芨话贵南

仓生荣

去往贵南从事采风活动的轿车经过塔拉滩时,我的心也又一次飞向了三十多年前那些难忘的岁月。

一九七八年夏末秋初的一天,我和三位同学从青海民院毕业后被分配到贵南县。由于当时州县不通班车,我们在州文卫局领导的关心下找了一辆顺路的卡车。车厢里装满了货物,我们坐在了货物的上面。路况车况都很差,一路走走停停,风吹日晒。看着无边旷野,感到遥不可及。我长大还从未走过这么艰难遥远的路程。心绪一点点地跌落下去,没有了毕业后端上金饭碗和第一次涉足草原的一点兴奋。大概也和我的心绪一样,另一位同学也在汽车的颠簸中恹恹而睡下去,只有那对恋爱中的男女同学挤在一起,说着谁也听不清的偶偶私语。

就在我疲倦困顿、心灰意懒的时候,公路两旁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芨芨草。我的心动了一下。当汽车翻过一个垭口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眼望不透的大片芨芨,在茂盛的芨芨丛里,有时隐时现的无数羊群。我的心顿然振奋起来。哇,好大的芨芨滩!

我的老家在海东平安县的一个山村里,那里也长着芨芨。芨芨是一种草本植物,有粗硬的茎秆和相对绵软的茎叶,也是牲畜食用的草料之一。在我看来,它的主要价值在于茎秆的多用性上。每到秋天芨芨成熟的时候,我们就到山上拔芨芨。拔芨芨是一项苦活累活。早上带上干粮,腰里勒上绳子从家里出发,从东山跑到北山,从北山跑到西山,又从西山跑到南山,往往要跑好几个地方才能拔到芨芨。

芨芨得用净手一根一根地拔。之所以不用镰刀割是为了充分利用芨芨尾部最坚硬的那一部分。不戴手套是因为茎秆太细怕拿捏不住,更主要的是农村穷,谁也买不起手套。由于芨芨的根扎的太深,也太坚硬,人们得俯下身子双手紧紧攥住下面的部分使猛劲去拔。没有手劲的人往往拔不下来,即便有手劲的人如果用力不当或拿捏不好,就会被茎秆撸下一道道血泡。

人们都争着拔高而透熟的好芨芨。芨芨拔下来后,去掉附在上面的杂皮,整齐地握在用力较小的一只手里,握不住了就插在腰带间。看有了碗口粗细的一股时,就用一两根弃用的短芨芨扎成把儿。就这样凑集起若干个把儿后解下腰间的绳子捆成一大捆背回家里。到家后又一把把取开来晾晒在屋顶的墙头上,待完全干透后才开始使用。

芨芨的用途十分广泛。可以编席子、粮仓、背斗、草帽,可以拧草绳,还可以扎笤把,甚至在笤把磨损到一定程度不能再用时用刀具剪齐,用作洗锅的刷子。可以说,它和农家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由于那时候家乡太穷,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条件都很差。庄稼没收成,草料就很少,这样牛羊也就无法填饱肚子,不得不啃食又粗又硬的下等草料——芨芨草。有时就连难以下咽和消化的茎秆芨芨也掠食一空,加之人们的燃料过于缺乏,不得不挖去芨芨的根部作燃料,因此,在秋季里能拔到较多的芨芨就是非常幸运或高兴的事情。

此时,当我在草原上看到这么多芨芨时,我就有了拔上或割上一些带到老家的欲望,待这种可笑的欲望消失后,我就猜想,这里的人们一定很富裕,不然草滩上不会长出这么多的芨芨。

之后不多时,我的这种猜想得到了初步的印证。在卡车经过贵南沙沟乡的一个村落时,我发现家家门前存放着整整齐齐码起来的齐墙高的灌木枝和牛粪饼,一看就是个勤劳而富有的样子。

我的这种猜想不久就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我到县上后分到了刚刚建立起来的县民族中学。说是中学,其实是个还不太规范在客观上也无法规范的初级中学。这是因为当时招收进来的学生的年龄、民族成分、文化程度都非常复杂。先谈年龄,有的十岁左右,个人生活也无法自理。有的十八九岁,与我的年龄相仿。再说文化层次。有些是藏汉双语文都达到了小学毕业程度,有些只是藏汉文某一科达到了小学毕业程度。更多的是双科都没有达到小学毕业程度。民族成分以藏族为主,兼顾汉族和其它民族。在这种情况下不好设班,只能设以藏语文为主的班级或以汉语文为主的班级。在藏语文为主的班级里,对汉语文程度参差不齐的学生只能照顾中间水平进行授课,汉语文为主的班级也只能考虑藏语文学生的中间水平。这样,一些学生“吃不饱”或“吃不了”的情况普遍存在。尽管如此,老师们的教态十分端正,学生们也学习得刻苦认真,毕业后除个别同学外全都找到了工作,成为了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县上对师生们的生活非常关心,学生们的吃饭、住宿、医疗、学习费用,甚至个别困难学生的衣服都由政府负责。对供老师们吃饭的大灶,也有相应的生活补贴。

学生们都来自各个不同的乡村,生活习惯也不尽相同。尽管学校尽量为他们改善伙食,也还是有一些学生吃不习惯的情况。这些学生到节假日后就到自己的家里带一些自己最喜欢吃的诸如酥油糌粑、风干的牛羊肉、在羊粪火上烤制的焜锅馍等食物。他们还把这些食物送给老师们品尝。从机关到农牧区家庭,我切身感受到这是个十分富裕的地方。

我当了几年语文老师后,被调到了县委宣传部。调时非常高兴,去后又产生了一丝顾虑,担心生活质量是否会受到影响。其实不然,县上有屠宰场,牛羊肉每斤一元多钱,一个羊头一两毛钱,花两三元钱就能买到一麻袋还有很多剩肉的牛羊骨头,可以吃上半个多月。再后来我作为第三梯队的培养对象派到了乡上,乡上的生活更加无可挑剔。这一切更真实了我当初的那个猜想。

贵南不仅富裕,而且美丽,人民勤劳、善良、淳朴。随着国家建设事业的发展,交通、建筑、水利、医疗、环境等各方面的变化之大无以言表。如今,就连我家乡那片穷地方,也已经是楼房商铺林立,家家有车辆,户户有存款,昔日那个做什么也离不开芨芨的日子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漫山遍野的芨芨只是作为保护植被的一道风景。

采风活动紧张有序。我们在州县文化部门领导的带领下去了塔秀大草原的塔秀村,参观了牧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用现代化的割草机边收割边将牧草真空打包的情况以及县上的刺绣馆、黑羊场、茫拉乡下游的托乐寺等不同内容和风格的地方。虽然已经是晚秋,草原和乡村里没有多少景致,可这些各具特色的地方,还是给人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活动很圆满,可在回宁经过茫茫的森多和过马营草原时,我还是感觉到这次没有看见在这个季节里应该看到的某种植物。那究竟是什么呢?我突然想到那就是芨芨。对,芨芨。我这次走过了这么多地方,就是没有看见一根芨芨。看见的都是由牧民们专门种植的草料和农村田间地头的各种树木。我有一种失落感。可转念一想,没有了芨芨这种劣等草料,在这些地方生长着更加美观和实用的各类植物,说明贵南的生态建设又走在了前面,这是社会的更大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