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张生贵:见证变迁的古稀老人
推荐阅读

张生贵:见证变迁的古稀老人
2017-11-15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见证变迁的古稀老人

破石

在西子湖畔没观杭州旖旎 风情,却因接故乡喜讯:你父亲被推荐为省一级先进个人,下午就要报事迹材料,请抓紧上报。

走在初来乍到烟雨蒙蒙的苏堤,我将沉静在《白蛇传》故事里的思绪揪回,急就对于父亲来说九牛一毛的简介材料,写下了文章的题目。

一位见证变迁的古稀老人。父亲上世纪40年代中期生人,笑容可掬,风趣幽默。跟他交谈时常听到的感慨就是——党好,政府好,党和政府的政策好。请允许我将他口中老说的三个好,暂借一下用在父亲身上,称呼他为“三好”老人。

党好,政府好,党和政府的政策好。

我粗略地脑海中搜寻从印象和父亲讲过的记忆里翻阅父亲的人生履历,有这么几个让我特别感动的关键符号——一个大地的耕耘者,一个文化的传播者,一个“道路”的自信者。

一个土地的耕耘者。回望新农村建设前的老家,是在远离县城三十余公里,离乡镇七八公里开外的山梁梁上,行路难,吃水难,孩子上学难这些艰难的词藻老家所有的父老要时时刻刻咀嚼着、品尝着、忍耐着。父亲和母亲将我和四个姐姐拉大养育成人,在四十余亩的山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过着牛马一样的生活。在当时极度缺乏劳动力的那些年,有邻居劝:你俩也真是,留个姑娘在家里搭下手,姑娘嘛,以后找个好点的婆家嫁出去不就完了。而他们一直坚持“一个也不能少”,没让一个孩子辍学,他们与土地私语,与牛马患难,与日月作伴,一坚守就是一个甲子,他们兑现了一种坚持,兑现了一份承诺,再苦再累也没放弃一个,时刻教导我们:“好好学,走出这个大山”。我们姊妹五个在父母亲的痛苦中换来了幸福,也换来了父母安逸的晚景和日子超乎想象的惬意。

一个文化的传播者。熟悉父亲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多才、善良且风趣幽默的老人,他拉得一手好二胡,写的一手好字,脑海中存有大量诙谐幽默的段子、歇后语。就这样一位老人,在那个离县城三十多公里的山梁梁上与土地为伴,并且还有一个特殊、光荣的身份——“民办教师”,父亲在那个极度缺乏劳动力,需用种地养家糊口的年代,在村里学校当了十八年的民办教师,他白天到学校教一至五年级的每个班级,给他们上课,照顾生活,兼顾下地干活,晚上加班加点批改大量的学生作业,虽然他教书的历史结束了,但由他教出的学生有的已走上领导岗位,那份成果有一批人替他保存着。人们都尊敬地称呼他——张老师。由于他身上的诸多优点,他是村里人眼中的文化人、老先生,他助人为乐,团结友善,邻里有个大小事情,他都从不推辞,主动帮助,每年春节为村里义务书写春联,他用传统文化紧贴大地六十年,扶着讲台十八年,影响邻里七十年。

一个“道路”的自信者。这样定位就是源自父亲的口头禅,父亲和母亲相依为命,在大山里吃尽了苦,然而,对于他来说,对于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他又是无比幸运的,他一生的辛苦在天伦的晚年皆结为累累硕果,扑向他沧桑的怀里。新农村建设的春风貌似有所迁就照顾地给父亲以意想不到的恩赐。老家于2014年政府投资从七八公里外的山梁梁整体搬迁至新选址,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离乡政府只有一公里的名叫“大沙窝”的便利地段,父亲从世代“山上人”摇身一变为“川里人”。走近硬化路铺设的巷道,白墙青瓦,正脊对木大房在天高云淡、祥和静谧的“大沙窝”拔地而起,进入宽敞明亮的客厅,一股清新脱俗之气铺面而来,本来在老家就卫生干净的父亲母亲,将新建的五间平房拾掇的温馨整洁,窗明几净。省市主流媒体相继好多次采访过父亲,而每次他都不忘挖井人,总会诚恳而严肃认真地说——党好,政府好,党和政府的政策好。并且他总会以“山里人”的淳朴再补充一句:“说实话,我们这辈人做梦也不曾想到”。

父亲是打心底里感激党和政府的,是打心底里感激时下的各项惠民政策的。这不是他单对着采访和镜头说的,而是时常在我和他对酌的酒桌上说的。写下这些文字时,父亲以“过来人”身份激动地每次说起他的口头禅时的样子历历在目。

如今的父亲,不但住上了正脊对木的大房,而且兼任村里的老年协会会长,他以他的才技活跃着村里的文化生活,他更加热情敬业地带领老年协会的老人们,春天栽花种草,美化村里人居环境,平日打扫庄园,使本就规划整洁的庄廓更加洁净,秋冬季节又带领老年协会的翻地保墒,他始终坚信党的领导,每年当他认认真真地将自己书写歌颂党的春联小心翼翼贴在村两委崭新的门柱上时,他总会退上好几步,再度认真而若有所思看上大半天,沧桑和幸福齐聚在他黝黑、核桃皮一样的眼角,欣慰中夹杂费解——向阳花花开朝日,越开越盛;共产党党指大路,愈指愈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