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书法家牛子文先生(文竹)
推荐阅读

书法家牛子文先生(文竹)
2018-04-18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书法家牛子文先生

     文竹

在充满希望的等待后,终于在一个暖暖的春日有了一次与牛子文老先生面晤的机会。当我们见到牛子文老先生的时候,是在老先生的书房里,这位耄耋老人依然鹤发童颜,神采奕奕,仪表堂堂,谈吐仍然不失睿智、精练。让人心生敬仰之情。牛子文先生是青海互助高寨人,人尊其德,都以牛爷相称。 

谈话中,牛爷谈到了他的身世,谈到了父亲和母亲,老泪纵横的谈起了为什么学认字的经历。他出生于贫寒之家,父亲不识一个字,有一年过春节,因为求不到写春联的人,他的父亲只好在碗口抹了墨,往红纸上扣了几个黑圈儿后,当春联贴在门框上。父亲的行为轰动了全村人,在众人的嘲讽、讥笑中他下决心开始识字、练字。在他10岁的时候,父亲过世,母子俩投奔亲戚家做工度日,孤儿寡母,生活无着,更无缘奢谈上学之事。他便在为人做工之余,自认自学,以沙当纸、用手做笔,三年当中竟也识字两千多个,虽然不解字意,却也是很不简单的事了。

有一年的腊月,他见别人求写对联,便突发奇想,我已经会写这么多字,还不能写春联吗?于是,他找好笔墨,跑到一户人家,谎说他家来了写对联的先生,要了这家的红纸来,自个儿裁好,提笔往那红纸上一一填写上了他会写的单字后,送给这家人。这家也没有识字的人,便在大年三十把那对联贴在门上,他感觉到很自豪,因为自己也会写对联了。

    大年初一拜大年,有识字人读了这家人家的对联后读得莫名其妙,便问这怪联出自谁手,家人相答。事情传开后,有很多人将他围在村口,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是对联,他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正在这时,遇到前清秀才范百泉,范秀才问清缘由,看着少年子文沉吟半晌,对那些人说:你们不要嘲笑这个娃娃,三年之后,你们这班人中没一个人能比得过他!从此,老秀才便收子文为学生,让他每天晚饭后学习,而他心灵手巧,老秀才家的泥瓦工活是做的头头是道,深得老秀才的喜欢。他在老秀才的私塾里从《朱子家训》《三字经》开始学起,17岁开始练习书法,几年后在村子里已经是远近闻名了。解放后,他被老秀才推荐为乡文书。1958年,他拎着一把瓦刀,从互助县进入西宁市通用机械厂基建队。四年后调入市政工程公司,仍干文书。文革开始,单位分成两派,因他写一手好字,两派头头都拉他写大字报,他愤然要求调离西宁,拉家带口到了都兰。而后由他负责,在都兰筹备了一个建筑工程队,下设砖瓦厂,石灰厂等,开了都兰县建筑行业的先河。1978年,他被调入香日德区委,历任工交党支部书记、区委组织干事等职。退休后一家人回到了西宁。牛老有乡文书、泥瓦匠、建筑工人再到行政领导的人生经历,这些经历似乎都与书法无关,而实际上,牛老自17岁开始苦练书法,数十年如一日,从没停止过。少年时的苦难奠定了牛老不怕困难的性格,而步入老年后,他又受到了子女夭折、妻子病故,就连长孙也离开人世的悲惨遭遇,对于牛老先生来讲,那些失去的日子固然是不幸的,但因为有了儿女的相伴,生活也有过幸福的一面。正如他所言,“时光无情莫虚度、青春有限不再来。”正是他这种豁达的处事态度和坚毅的性格使得他在生活中能够泰然。也正是这样的生活让生命的暮年焕发出动人的光彩。

面对皓首似雪,苍髯如银的牛老先生,我们看到他为理想、为信念奔忙了一生,现在还在同年轻人一样意气风发地过快乐日子,平时,牛老先生忙碌于写书法、带学生、做顾问。每天六点半起床,生活有规律,按时就寝。老伴在十年前去世后,孩子们为了让他的生活有人照顾,为他请了保姆,生性耿直的牛老先生便要求照顾他的保姆也要喜爱书法,如今,照顾他生活的娟娟在牛老先生家学了三年的书法,在书法界也暂露新姿。天气好时,娟娟会带着老人在院子里遛遛弯儿,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老人在阳光下尽情的享受着美好的生活。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认真活在当下,放开心胸,让乐观愉悦的心情充满着每一天,这不得不让人敬佩。

谈到自己的身体时,牛老先生坦率地说确实不如以前,但除此以外,他一如从前。九十多岁的老人不喝酒、不抽烟,耳不聋、眼不花。对任何事情都泰然面对,他对生活从不苛求,他总是觉得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得多,也许心态好、心情好了,身体也就自然好了。

现在,老人的生活很丰富,平日喜欢在家里看看电视,节假日的时候,女儿也会过来陪着自己的父亲,谈及父亲,三女儿说,她的父亲既是慈父,也是老师,更是朋友。因为只有三女儿传承了他的书法艺术,并且在书界也小有名气。牛老先生虽说年事已高,但并没有闲赋在家而无所事事,他做了老年大学的书法顾问,不定期的去给老年大学的学生讲课,还成功地办了自己的书法展览。2010年,他的作品被省博物馆正式收藏。有的书法作品远赴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参展,九十岁高龄的老人播种了幸福、也收获了幸福,他在忙忙碌碌中体味着平凡的人生乐趣。牛老先生现为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艺委会会员、中原书画院高级院士、青海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省老干部书画学会副主席,省老年大学书法顾问。

走过岁月之后,我们才知道,让人真正成长和难忘的,不是阳光明媚和风和日丽的舒适日子,而是在种种磨砺中走过的那段岁月,也正是这些不平凡的生活使得牛老先生的人生更有意义,对于他而言,也许,这就是生活,也许,这就是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