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严雅楠:时光里永久的房子
推荐阅读

严雅楠:时光里永久的房子
2018-11-19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时光里永久的房子 

严雅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唐代大诗人,“诗豪”刘禹锡的作品《陋室铭》如今读来,依然芳香四溢,脍炙人口。

北大“天才诗人”海子更是在著名诗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写出了“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千古浪漫之句。

作为人类生存、发展、繁衍生息必不可少的物体,伴随着时光的前行与流逝,房子沉默不语,像一件精美巨大的容器,收纳了多少漫漫人生的智慧哲理,酸甜苦辣也好,喜怒哀乐也罢,纵使粗茶淡饭,或者锦衣玉食,房子,自始至终是情感的依托,悠悠的乡愁,更是时光成为永恒的一颗璀璨明珠。

因为十几年间发生的一些故事,渐渐对西宁这个城市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愫。我知道,正是因为房子,湿漉漉的记忆才在若干年后变得异常清晰起来,在寂寞无助的时节无时无刻不在悄悄抚摸温暖着干涸枯槁的心田……

悠悠岁月,往事如歌。

说起这个故事,眼前不禁浮现出了时光的青涩,年轮的力量。

那是17年前的盛夏六月,我从大通县极乐中学初中毕业,填报了青海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当时设置不久的“3+2”志愿,912日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激动复杂的情绪中,静静地等来了开学的日子。2001927父母陪同时年14岁的我奔赴梦寐以求的大学报到。后来得知,那时学校的高职楼(现为青海民大3号教学楼)尚未正式投入使用,所以延迟了新生开学报到的日期。我被分到了中英文文秘(1)班,全班32人中只有9名男生,分宿舍时我们3个同学被分到了老生宿舍,开始军训,开课学习,我就这样步入了我的大学生活。

光阴飞逝,似水流年。

2001年青海师专并入青海民族学院,成立了青海职业技术学院。20024月,青海职业技术学院实质性整合到青海民族学院,成为了如今的西校区。我们的人文科学系由此也变为了汉语言文学系(后又改为文学院),在那里我们上口头作文课,恶劣的天气里偶尔在室内上体育课——学习五子棋,打乒乓球,写《我爱足球》等作文,加强普通话、口才、写作等训练,宿舍、教室、图书馆、食堂,每间房子都在脑海留下了永远的记忆。期间我们搬了两次宿舍,对宿舍的感情如数家珍,其乐融融。

我们那届学生比较特殊,大家都叫我们“校园里的大熊猫”,留给他们的印象坏多于好。但在李海鹏等老师的严格管理下,我们并未让那些危言耸听者们满意,相反,多才多艺的同学比比皆是,我们班的多哇•才吉入学当初就在歌舞方面展露才华,曾代表学校赴泰国进行了文化交流,后来留校任教并参演了《天边的情歌》等影视作品,出专辑,走红毯,四处拿奖,如今成了一位青海本地妥妥的明星。

在青海民院西校区学习生活了3年后,我们搬到了东校区。

东校区有两个清真灶,饭点上来自五湖四海的排队长龙着实是道特殊的风景;教室、食堂、宿舍和图书馆成了许多人的四点一线,那时我因为参加自考,大多时间都在图书馆过刊阅览室、报刊阅览室、民族阅览室度过,学习阅读,受益匪浅;有一次,上课时,外教的一句“你们用的饭电锅还是电锅饭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也让我们懂得了东西方文化间存在的巨大差异。

非典那年,封锁校门,板蓝根脱销,宿舍、教室、食堂到处消毒、按时量体温、口罩……现在想来仍会心有余悸。

我自幼热衷写作,十岁开始学习创作绝句律诗。2001年,教室的黑板报上抄写了我的一小诗,引起了陈强老师的注意,200211月陈老师对我的长篇散文《沧桑大院落之严家纪事》作了精心指导大学里每天我都写一首古诗曲,直至毕业后一段时间仍在坚持;期间我们创办了《青年》文学社《雪域魂》文学社,课余时间完成了长篇散文《月夜故乡的深秋》、《青春不枯的泪》和小说《咀嚼人生》等作品。

200442日至61日我在西校区的159宿舍里完成了47万字的长篇小说《雾城》……615日出版的《中国土族》刊发了我的诗歌处女作《唱给土乡》

一次,已毕业的诗人衣郎到青海民院找我,晚上,在我的宿舍我们谈论文学,谈他的新作《石头上的火焰》,谈到经典处,两人激动而兴奋,之后诗人西原也如约而至,我们谈得天马行空、滔滔不绝。又说到西原曾拿给我看的诗作《在北方思念南方》。我们谈了很久很久……夜深时,西原独自回了宿舍,衣郎留宿在了我的寝室327室

文学的种子又一次在我内心的土壤悄然发芽,温馨弥漫……

大学毕业后的十年,也就是20061026日,青海民族大学邀请我以“校友代表”的身份参加了《青海民族大学报》发行200期座谈会,并安排我作了发言。

怀揣着睹物思人的心情,独自轻轻徜徉在母校校园:新校区修建得宽阔富丽,地下通道文化气息浓厚,图书馆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体育场馆、小岛基地等建筑犹如雨后春笋,简直成了莘莘学子学习生活的福利……尽管流年已去,物是人非,然而,我依旧在脚下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感受到了当年青春的活力,记忆的温热,变迁的力量,时光的魅力,对母校的热爱,岂能用简单的词语表达,从那时起,西宁市八一中路三号成了我成长路上的一个重要坐标,一直引领着我向前。这个地址,是我和西宁之间秘密的钥匙与花园,见证了时代的发展,城市的巨大变迁。

2013年8月13日,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第七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在青海西宁开班。我作为少数民族文学爱好者,有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当时,我们被安排到西宁市秀水路新时代大厦住宿,平时学习就在隔壁的青海省委党校课堂进行。青海省委党校优雅的环境,古朴的老建筑,富有时代特色的新型教学楼,自然而然地成了此次学习生活中美丽的佐料,为期22天的培训学习生活充实难忘,闲暇之余,在教室、在宿舍,我们举办“文学沙龙”,各种文学、体育、联谊等活动,以此畅谈文学,致敬时代,感受诗意生活,每个人的文字里展现的不仅仅是对时代的讴歌,更有对西宁发展变化的啧啧惊叹与深深祝福。

是的,历史的巨轮从未停止过,西宁的翱翔也已然步履矫健,姿态铿锵勇武,瞬息万变着的城市变迁史,也从来都不曾是孤独存在着的,因为看似无力冰冷的文字背后,总有些美好的记忆悄然浮现,晕开水墨画般的层层波纹,并一点一滴乐此不疲地深情记录着西宁这座城市与文字的暧昧与姻缘。

后来,参加文学交流学习,颁奖等活动次数日益增多,我常常往返于大通和西宁之间,更是对西宁的变化亲眼目睹;尤其通过时代楷模,牧民省长尕布龙同志的先进事迹得知,一个省级领导在退休后放弃优厚待遇,主动请缨,扛起时代大旗,利用十年时间亲自辛勤治理南北两座荒山,通过艰苦卓绝的付出后让西宁的绿意得以永久保留,如今,西宁被冠以“中国夏都”,成为青藏高原区域性中心化城市,近年来又先后多次荣获国家卫生城市等多项国家级殊荣,实至名归,催人奋进,这些历史性的变化无不与伟大的精神和人物紧紧相连,息息相关。

虽然,我祖籍西宁,但一直住在大通,对于西宁,我顶多算是个旅人过客。但是,我人生当中最美好的年华却留给了西宁。人生也许会有许多五年,甚至十年,但是,人不是活一辈子,也不是活几年活几月,而只是活那么几个稍纵即逝,真实宝贵的瞬间而已。

20年了,隐隐觉得我和西宁之间有条神秘的线相牵相连,时间越久,这条线也就越隐形,越心照不宣,坚不可摧。西宁的变化,是我成长的变化,是我的文字变得更有生命力的药引,如果说,青海民族大学的风风雨雨是教育文化的缩影,那么,鱼贯而入、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以及散发着无穷历史气息,民族密码的那些房子,无可争议地成为了时光的永久,无可置疑地成为了城市灵魂的枢纽。

是的,亲爱的西宁,您,从未离开过我卑微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