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施建华:山东小伙“嫁”给藏区
推荐阅读

施建华:山东小伙“嫁”给藏区
2018-11-23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山东小伙“嫁”给藏区

文 / 施建华

 

1984年出生在山东烟台龙口、现年34岁的汉族小伙范庆基已经在热贡地区生活了差不多7个年头。7年来,他在这家叫做“龙树”的画苑里学习和工作,不仅学会了热贡唐卡的绘制技艺,而且还收获了和当地土族姑娘的一份爱情,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

 

热贡:梦想之地

范庆基2003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师范系油画专业学习,2007年大学毕业后进入烟台影动动漫有限公司上班。大概在2010年前后,公司与黄南、大连、沈阳的文化传媒公司合作,承接了拍摄制作全国首部藏语动画片《阿古登巴》的工作,范庆基负责动漫背景的绘制。2010年冬天为详细了解藏地的人文风俗,范庆基和公司负责人一起前往青海热贡地区采风,短短一周时间,范庆基看到了藏地与沿海地区迥异的地貌和人文,感受到华美精致的热贡艺术,这一切都让本就喜爱艺术的范庆基感到无比新鲜,尤其是唐卡艺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热贡成为他日夜牵念的梦想之地。2011年,当国内首部藏语动画片《阿古登巴》在各藏区的电视台火热播映时,范庆基已辞去在动漫公司的工作,打定主意要去热贡学习唐卡,这一天是2011年的6月11日,他生命中和热贡有关的一个重要日子。

范庆基再次来到热贡,他一个人在隆务镇周边和吾屯的村子里四处转悠,打问怎么样才能学习唐卡。经村民介绍,范庆基认识了吾屯下庄的唐卡艺人扎西尖措和曲智兄弟俩,他和他们交流,还给兄弟俩看了自己在上大学和在动漫公司工作期间的绘画作品,兄弟俩很喜欢,表示可以接纳范庆基在自己家里学习唐卡。那一天,范庆基第一次喝到添加了酥油的奶茶,那种特殊的味道让他终生难忘,他正式成为被热贡接纳的一个来自汉地的唐卡学徒。

在当时的热贡地区,唐卡艺术已经进入一个比较繁茂的时代,在吾屯周边的村落里,各种画院和唐卡艺术讲习所层出不穷,“公司+农户+基地”的经营模式使得热贡艺术得到极大的发扬和传承。扎西尖措和曲智兄弟俩当时正在筹建龙树画苑,范庆基成为龙树画苑的第一个汉族学徒,走上唐卡艺术的学习之路。

 

学习:清苦之修

起初,范庆基并没有在热贡地区长待下去的打算,跟师傅扎西尖措也只说希望能够学习几个月。毕竟他来自异地他乡,有着诸多的不便和不习惯,除了语言方面的障碍之外,让吃惯了海鲜青菜的他顿顿都吃牛羊肉和奶制品,也还是有点困难的。

可是,范庆基却主动延长着自己的学习时间,从半年到一年,从一年到三年,三年之后,他又待了三年,直到他和当地的土族姑娘签署了人生最大的一份合同——婚约。

学习的过程是很艰苦的,而且寂寞和清苦。当时师傅家里有二三十位学徒,大家吃住在一起,吃的是师母做的大锅饭,住的是师傅家的旧房子,房子的墙上有裂缝,晚上躺在床上可以看到缝隙外漏进来的星星。对于范庆基来说,最难熬的一件事情是师傅家里没有洗澡设施,而且画苑距离州上还有一段路程,来去不是很方便。范庆基说:“我当时最大的享受,就是去州上洗个热水澡。”后来师傅家专门给徒弟们装了一个淋浴,洗澡开始变得方便起来。

初涉唐卡,除了雷打不动地学习线描和打底稿之外,本身就有绘画基础的范庆基很块就在师傅的指导下开始学习上色了,师傅教他一遍一遍地用矿物质颜料给唐卡填色,他记得自己完成的第一幅唐卡作品是《黄财神》。

师傅要求范庆基每天晚上都要练习线描,这养成了他至今都在坚持的每天早晚都画线稿的习惯。白天的时间用来学习打底色、染色、勾金、勾线。光是勾金和勾线的技能,范庆基就练习了两年多,他用在唐卡上的学习时间,基本每天都在八个小时以上,有时候坐着画画,时间一长腿手都开始变得僵硬,就起来活动一下然后继续画。

就这样每天都在学习当中,所不同的是范庆基的学习内容始终在变化之中。到热贡的第四年,范庆基由学习传统的藏式唐卡逐渐转入对中国古代壁画的学习和描摹,他不停地在网上和书本中研习观看元明时代中国最出名的寺院壁画,尝试用传统的唐卡技巧画出一些不同于传统唐卡的作品,因为有着良好的素描和油画基础,范庆基也会协助师傅去画一些藏区寺院喇嘛或者宗教界高僧的真人肖像,范庆基用铅笔和唐卡颜料绘出来的肖像画,几乎和真人照片一模一样,甚至难辨真假。

在热贡的几年间,范庆基仿佛一个酷爱艺术的工作狂,如饥似渴地吸取着热贡唐卡的艺术养分,在这个过程中,他对自己的将来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那就是画出不一样的作品,走自己的绘画之路,形成自己的风格。唐卡艺术,成为范庆基留在热贡的一种致命诱惑。

 

遇见:天定缘分

在热贡的七年间,范庆基和扎西尖措、曲智两位师傅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两位师傅都是管教很严的人,对徒弟们却很好。扎西尖措师傅曾经对范庆基说:“你来到热贡画画,就好比拽着老虎的尾巴一样,你要一直拽着走,不能放松和回头。”师傅是在用另一种语言告诉他,开弓没有回头箭。

刚到热贡学画时,范庆基喜欢戴着耳机边听歌边画画,被师傅连着骂了三天,他改掉了这个习惯。还有一次,不记得是犯了什么错,师傅训了范庆基半个小时,然后叫他一起下楼,每下一层楼就再训十分钟……从此,范庆基牢牢地记住了,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尤其是在面对工作的时候。

这些年在学画的同时,范庆基跟着师傅去了很多地方做展览,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的展览上,我们都曾见到过范庆基担任着解说员的工作,他严谨而生动的解说,让外面的人们对唐卡艺术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最近两年,师傅却不让范庆基出外承担解说工作了, 除非一些特别重要的邀请。因为出去的时间多了,画画的时间就少了,而范庆基一定是一位将来可以在热贡唐卡方面有传承和创新,并且能画出自己风格的唐卡画家,所以范庆基的时间不能浪费了。师傅这样认为。

还是在几年前,师傅家来了一个本村只有15岁的女徒弟,成为范庆基的师妹。天天朝夕相处一起学画,师妹悄悄喜欢上了范庆基,在心里崇拜着这个会画油画、学问又高、文静内敛的内地师哥。多杰吉是个性格活泼、单纯善良的土族少女,很能干也很可爱。后来由曲智师傅牵线搭桥,范庆基和小师妹走到了一起。我曾经在微信上看范庆基晒他们俩的幸福,对于长年累月远离亲人在热贡学习的范庆基来说,幸福的味道就是女朋友做的一碗羊肉面片。

2016年,范庆基用父母资助的钱和自己的一点积蓄在州上买了一套房子,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和热贡的缘分越来越深。范庆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套藏装,能够听懂简单的土话,师傅还答应给他取一个藏族的名字……最值得期待的是,今年春节,范庆基将和小师妹多杰吉步入婚姻的殿堂,从此他将正式成为热贡的一份子。在热贡的土地上,将飘扬起一位来自山东烟台的汉族唐卡画家和他的土族妻子生活的袅袅炊烟,他们的故事真实、质朴、浪漫,弥漫着故事的芬芳。

热贡当地村庄里的藏土族村民们都信仰藏传佛教,范庆基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难免也会受一些影响。他说,跟唐卡的缘分就是跟一种信仰的缘分,跟一个地区的缘分,跟一位土族姑娘的缘分。在从沿海之滨的鱼米之乡到天高地远的藏乡热贡工作生活的七年间,无论生活怎么改变,条件是好是坏,范庆基从来没有中断过绘画,因为绘画艺术是范庆基心目中永远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