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南行记(吴海霞)
推荐阅读

南行记(吴海霞)
2018-12-06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南行记

吴海霞


     在历经长久地寒冷和萧瑟之后,失色很久的青藏高原终于迎来了色彩斑斓的季节。

     草原上,无尽的草色绵延千里。金灿灿的油菜花,正在盛大的绽放,仿佛要将积蓄了一年的热情在七月里燃烧殆尽。远山,在黛青色和青绿色之间重重叠叠,就连最初的坚毅和冷峻,也在浅绿深绿的调和下变得柔美起来。

最辽阔的依然是天空,一望无际的湛蓝,一碧如洗的澄澈。放眼望去,在七月的高原上,所有的颜色都变得纯粹而又鲜活,比画家的颜料盒还要丰富多彩。

     这是青藏高原上最美丽的季节,也是最热闹的季节。很多天南海北的外地人不远千里,开着汽车、乘坐动车飞机来到这里休闲避暑,来到青藏高原感受天地的辽阔与无垠,体验盛夏时节二十几摄氏度的清凉。他们在青海湖、茶卡盐湖、黄河岸边留下自己的赞叹和足迹,又将满眼的美丽风景,以照片或视频的方式带回自己的故乡,并且期待以后还能再次抵达这片神奇的土地。

 

     西宁火车站的繁忙一如往常。有些人正在风尘仆仆的从千里之外赶来,而有些人正在满腹离愁的准备离开。

     现在是早晨七点整。一位面貌英俊、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藏族小伙子,正在整装待发。这位藏族小伙子,名叫才项仁增。他手持火车票和证件,拖着行李箱,排着队,跟随着人们有序的脚步缓缓前进。在通过火车站的检票口之后,他将开启自己今天的南行之旅。

     他将乘坐七点五十分由青海西宁开往陕西西安的D2686次动车,然后在西安转乘由陕西西安开往浙江金华的G1884次高铁,于晚上二十一点三十分钟左右抵达浙江金华。他在金华稍作停留之后,将继续出发,最后抵达此次出行的目的地——浙江省永康市。

     这不是才项仁增第一次出远门。早在七年前,他便离开了自己的故乡,去南方求学。而那时他自己绝对没有想到他以后的人生会和南方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早在七年前,才项仁增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奔跑在家乡草原上的孩童。

     在更早之前,他的父辈们在翻山越岭的长久跋涉之后,最终在美丽的青海湖畔逐水而居。又在经年累月的岁月变迁之后,那里慢慢变成了一个古朴和繁荣并存、久远和现代同在的小镇。时过境迁,昔日历经四野的游牧民族,如今已搬进新居,开始了安定祥和的新生活。但是,他们依然遵循先辈们留下来的生活法则,以勤劳、朴实、真诚、热情的方式,爱着广袤的草原和简单质朴的生活。

     若是要驰骋在草原上,就离不开草原上疾驰如飞的骏马。若是要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就应该努力读书,学习知识技能。

     才项仁增从小就是一个有主见,有胆识的孩子,在他的心里一直都在渴望能拥有一个灿烂光明的未来。他知道生活的不易,也懂得幸福的珍贵,但是他深深明白,只有努力学习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于是在他初中毕业之后,他紧紧抓住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遇(通过当地政府和江苏省的有效对接,江苏省的对口支援项目在当地得到积极开展并加以实施。),获得了去江苏省扬州市技师学院学习的机会。从此,遥远的南方便和这个高原上的藏族小伙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动车在驶出站台之后,便开始提速。不一会儿,高原明珠——夏都西宁便被飞驰而去的动车远远抛在了身后。

     向东而逝的河流时而在山谷中蜿蜒回荡,时而在平原上奔涌澎湃。河岸上繁茂的树木,在田野的映衬下,比任何一刻都接近夏天浓郁的色彩。覆盖着田间地头的绿色,深浅不一。随着动车的前进快速的扑面而来, 又急匆匆的驶过车窗。

     虽说此刻还是清晨时分,然而阳光已经足够明亮和耀眼。它的辽阔,就连目光都无法企及。它的所到之处,只有明媚,只有无穷的光和热。而更多的光和热,正在被浩浩荡荡的风四处播撒。

     渐渐地,屋顶的炊烟飘散了。村庄,也被连绵不断的大山不断隐去。隧道,却多了起来,一个连着一个。让原本已经到来的白昼,又被一小段一小段的“黑夜”从中间剪断、替换。犹如钢琴上那些黑白相间的琴键,正在被乐师弹奏着光明和黑暗相互交错的交响乐章。

 

     接二连三的隧道,暂时收回了乘客们望向车窗外的目光。才项仁增将头靠在座椅上,微闭着眼睛,却没有睡意。这七年来,他的回家之路和南行之旅历历在目。如今,再一次离开家乡和亲人回到南方,他的离愁别绪也不禁变得多了起来。

     七年前,他还是一名学生。不管是去江苏扬州的学校,还是从学校回到青海的家里,来来回回都买不起卧铺票。于是,每次只能买硬座或站票。有时上了车,没有座位,只能全程站着。等到了目的地,整个人的身子都变得僵硬了。脚也是肿的,只能把鞋子趿拉着。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和才项仁增有关的事情都在无声无息之间悄悄发生着变化。比如,他已经从一个羞涩和胆怯的小孩子,成长为一名有理想、有担当、有技术的小伙子了;以前火车走二天一夜才能到家,如今坐上动车,朝发夕至,一天之内就可以到家;以前向家人伸手要生活费,现在他的工资不仅足够自己生活,而且还能往家里寄钱贴补家用;以前家里缺少劳动力,现在村里有了合作社,早已解决了家里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临行前,他的父母亲再三叮咛,让他不要再为家里的琐事担心,只需要他在自己所在的公司里,尽职尽责的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D2686次动车准时停靠在陕西西安北火车站。

     才项仁增在4号站台前等待转乘下一辆南下的列车。在等车间隙,他拿出手机,点开相册,专注的看了起来。相册里多是家人和故乡的照片,而照片里面的那个大眼睛的藏族姑娘就是他的妻子,这次他从浙江永康回到家乡,就是为了送妻子回老家待产。

     他和他的妻子认识已经很久了。以前是初中同学,后来一起去了江苏扬州读书,学习的专业也相同。毕业以后,又一起来到浙江省永康市的同一所公司就职,在那里一干就是四年。他希望自己能在公司里多学一些经验和技术,以便日后凭借自己的技术和本领,在家乡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汽车修理厂。

     当初和才项仁增一起去江苏扬州学习的同学,在毕业之后,有的选择留下来在南方就业,有的选择回家乡自主创业。现在像他这样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选择继续在南方工作的同学还有十几名,他们坚守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当地的经济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同时也为自己以后的创业积累经验和财富。

 

     随着车站发布的检票信息,才项仁增开启了新的旅途。

     干净舒适的列车车厢里坐满了旅客,各地的方言也多了起来。

     车窗外的道路纵横交错,汽车行驶匆忙。而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也被铁轨和动车逐渐拉近。在城市与城市之间,绿色的植被越来越丰盈,与天空辽阔的蓝色,彼此呼应。

     每当动车驶过,那些田野里高高低低的树木,总是以静默的姿态完成每一次迎来送往。

     那些高高低低的树木,似乎从被人栽种的那一刻开始,便永远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即使它们的枝干在风雨的洗礼中越长越高,流逝的时间又将一圈又一圈的年轮深深刻印在它们的心上,它们永远都是沉默无语,永远在季节的更迭中抽枝发芽。

     它们在静默中等待。即使到了真正属于它们的季节,它们也总是谦逊的低垂着茂密的枝叶,只有风吹来的时候,树叶才会在风中沙沙作响。然而,在我们目光无法企及的地表深处,每一棵树的根须都在努力生长,都在努力行走,起初只是小小的一步,后来变成一大步,最后越走越远。

      随着铁轨不断向前延伸,藏族小伙子才项仁增也越走越远。他从青海省出发,途经甘肃省、陕西省、河南省、江苏省,历经十五个小时,最后抵达浙江省永康市,并将在那里继续他的工作和生活。

 

      生活就像这飞速驶过的列车一样,只要你行走在路上,终有一日,梦想必定会抵达。就让我们迎风起航,一起向着心中的美好梦想,全力进发。

      向南。向南,一路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