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专题 >> 诗咏中国梦 >> 杨琪昌的花儿情缘(张映录 冶廷林)
推荐阅读

杨琪昌的花儿情缘(张映录 冶廷林)
2018-12-06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杨琪昌的花儿情缘

张映录 冶廷林

 

生活是一首动情的歌,也是一曲充满优美旋律和欢快音符的交响乐。感受生活是一种快乐,懂得生活是一种幸福。青海省民和县有一位始终从生活中排出忧伤,寻找生活乐趣、享受生活美感的普通农电工,他名叫作杨琪昌。在农电行业里,他经常上电杆扯电线,走街串乡,为民服务。他为人憨直,含蓄而腼腆,张扬不是他的性格,要是不说他的名字,人们就会当作是个普通的工人,一说他的名字,人们就会停下手里干着的活,揉眼重新打量:微胖厚实的身材,白净俊俏的脸庞,镜片罩着的眼睛炯炯有神,传达着吸取精髓的旨意。一个人有多方面的兴趣爱好,究竟花开哪枝,名扬何处,那是与人不忘初心,持之以恒的奋斗有关。对杨琪昌来说,农电工是他赖以生活的真实职业,真正想做的事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欲罢不能的文学创作、文化传承和花儿创新。经过几十年废寝忘食的奋斗,积极挖掘民间文化遗产,搜集整理民间故事和传说,热心探索河湟花儿,作品数量多质量高,成果累累,实至名归。他是青海作家协会会员、民和县作协理事、民和县民族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杨琪昌是民和出类拔萃的优秀人才,在文学方面写过小说、散文、民间文学,热心创作、搜集、整理和抢救多方面的民间文艺及非遗文化,对河湟花儿特别喜好,这方面的创作、搜集、整理、研究的成果更加硕大。他出生在花儿扎根的乡村,生活在花儿开放的乡村,工作在花儿结果的乡村,行走在花儿发展的乡村。他与花儿结伴而行,他与花儿相濡以沫,他与花儿共生共存。他是花儿的载体,花儿是他的灵魂。他不仅创作的花儿,而且潜心研究花儿。因此,他出版的几本专著,创造了他自己的花儿世界,追随花儿成了他业余生活的全部。

杨琪昌为什么喜欢花儿是有原因的,一是他生活在民和县西沟乡,那里是花儿不间断传唱的“金窝窝”,生活的那里的人们童叟会唱,连牛羊都会哼几句,洪亮的“哞”声,软绵的“咩”声,都像花儿的颤音。“时势造英雄,环境育人才。”他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喜欢花儿才是怪事。二是杨琪昌几十年日一日,不离不弃地搜集、整理、研究、创作民间文学,出版发行的书籍主要有《青海民和民族民间故事与传说》《孝在河湟》《七里寺花儿集》《民和拾遗》等。他热心于民间文学的创作,担当于民间文化的传承,就离不开河湟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元素——河湟花儿。他离开花儿研究民间文化才是怪事。三是他有情感的链接,就像亲情的关联一样。他爷爷叫杨正荣被誉为“花儿专家”,爷爷的一生是为“花儿”奋斗的一生,唱红了河湟,唱亮了青海。他非常爱爷爷,于爷爷去世二十周年之际专写了一篇《把花儿栽在湟水岸》的纪念文章。文章中写到“回忆他老人家自始至终喜欢花儿,追求花儿艺术的执着精神,意在激励后人,踏着先辈们开创的道路勇往直前,积极为民间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抢救做贡献。”文章开头专为爷爷编了一首花儿,以示对爷爷的怀念:“河湟花儿枝叶繁,花朵艳,开红了我们的家园;花儿园丁做贡献,先辈们,把花儿栽在了民间。”杨琪昌是爱爷爷的,爱爷爷不爱花儿那才是怪事。

杨琪昌自1994年参加农电工作以来,默默无闻为乡亲们做好供电服务,二十多年的辛勤耕耘和奔波,收获的不仅是工作的喜悦,更多的收获了乡亲们的喜爱和尊重,这让他感到十分骄傲。

杨琪昌最大的爱好是写作,是单位里的兼职通讯员,他经常把所见所闻所想写成新闻或者通讯稿件,生动地反映了一线电力员工的工作生活场景。他的文章经常在相关媒体刊登,多次被评为青海电力报、国家电网报的优秀通讯员,有二十多篇新闻作品被西北电力、青海电力公司评为“好新闻奖”,获得过“青海省哲学社会科学鼓励奖”、“青海省文学艺术创作奖”“海东市首届河湟文艺奖”。

在干好本职工作之余,杨琪昌醉心于民间文化研究,对青海“花儿”的收集整理,编辑创作和撰写“花儿”论文。他的著作有多部,但引以为豪的是《七里寺花儿集》这本书的出版。因为他对青海花儿情有独钟。

青海花儿有其独特的艺术特点,内容丰富多彩,形式活泼,语言简练,曲调高亢。民间演唱花儿有独唱、对唱、合唱,内容多为情歌,并根据内容需要用不同的“令”来演唱,代表曲目有《二梅花令》、《水红花令》《马营令》《古鄯令》等等,高水平的民间花儿艺人都是现场填词,信手拈来,用最朴实生动的语言,演唱出人间最真挚的情感,如同流传千年的诗经一样生动优美。中国花儿在2005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10月荣登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十分难得的是,杨琪昌了解到青海花儿有十分广泛的群众基础,这使他产生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自觉的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创作的新编花儿《十赞中国共产党》、《青海花儿唱二十四孝》、《廉政建设抓的实》等深受读者喜爱;收集创作了《八哥与尕三妹》《三川情缘》等多部花儿方言剧,通过对传统民间故事、现代农村故事的重新演绎,传播真善美和正能量精神。

杨琪昌创作的《八哥和尕三妹》花儿方言剧,是把他自己搜集的民间传说《峡门花儿会的来历》为素材,将故事主人公八哥和尕三妹,怎样以唱花儿相识,又怎样历经种种曲折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编成花儿方言剧,这是对传承花儿艺术的一种创新,深受读者喜爱,2013年在《中国土族》发表。去年创作的《眼泪的花儿飘满了》,是针对民和县古鄯镇花儿艺人李英桂的悲苦人生,反映一代民间艺人对花儿艺术的痴情和执着。后来,县上将她申报了国家级花儿传承人,2018年元月得到文化部的批准,成为我县唯一的国家级花儿传承人。同时,县上计划将以《眼泪的花儿飘满了》这个剧目为原型,拍摄高档位的花儿剧展演”。

    青海是花儿的故乡,民歌的天堂,民和县七里寺是西北地区民间音乐圣地,七里寺花儿会是河湟花儿盛会,每年农历六月六,四面八方的群众盛装聚集到这里,人们唱花儿,听花儿,打擂台,热情不减,如痴如醉。每当这个时候,杨琪昌也会穿梭其中,一枝笔,一个记录本,忠实的记录下关于花儿的故事,以及那些出自民间艺人的优秀创作。

杨琪昌说,“七里寺峡里的药水泉,白帐房里扎给着几摊;眼睛里不见着将几天,好像是千年嘛万年。”这首花儿前两句反映七里寺花儿的盛况;后两句反映对恋人的思恋之情。他说,从小受到先辈们的熏陶和感染,河湟地区的花儿曲令深深地印在脑海之中,七里寺花儿会与他解下了情缘。他对花儿不离不弃,全力追随花儿唱家的脚步,捕捉花儿优美的旋律,寻觅花儿源头活水,他把每一次花儿会当作饕餮大餐,不去是由不得个家!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是由不得自家;

 钢刀拿来者头割下,不死是就这个唱法。

选择生活,他选择了花儿,选择了抢救整理七里寺花儿的这项事业,今后他将一如既往地去追求这种高雅与同俗并存的民间艺术,为抢救花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琪昌在花儿创作和研究方面做出了喜人的成绩,在花儿研究创作中取得一定的成果,先后在《群文天地》上发表《浅谈花儿的艺术特色》;《中国土族》发表《青海花儿唱二十四孝》《三川美景花儿赞》《八哥与尕三妹》;《海东时报》刊载的《十赞共产党(青海花儿)》《纳顿盛会闹狂欢》《花儿漫红平安县》深受读者青睐。《油菜花染黄了门源》《五福临门花儿俩喧》《民族团结花儿》《十劝人心花儿赞》等十多组花儿发表在《平安》《桃花源》《西海文艺》《青海花儿》《金门源》《西宁文化》《花儿之都》等省内刊物上。其中《青海花儿唱二十四孝》《十赞中国共产党》入选平安县文化丛书《花开平安》;论文《浅谈七里寺花儿保护传承中存在的问题和对策》、《发展旅游文化 提升花儿品位》入选由青海花儿研究会编辑,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海花儿传承新探·理论篇》;《乐都是青海的文化县》《三川的土乡美人间》《油菜花染黄了门源》《三川嘛马营梁上来了》等新编花儿入选《青海花儿传承新探·演唱篇》。2017年编写的花儿《环湖赛上竞风流》在环湖赛组委会、《西海都市报》的2016年第十五届“青海农信杯”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征文大奖赛中荣获“优秀奖”,并入选《见证骑行》一书。2014年7月参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组织的花儿研讨会,其论文《浅谈七里寺花儿保护传承中存在的问题和对策》入选《青海花儿论坛论文集》,同时入选青海花儿研究会编辑出版的《青海花儿论集(四)》和吕霞、滕晓天主编的《城镇化进程中花儿的保护与传承》;2016年7月应邀参加青海省文化厅主办的首届丝路花儿艺术节研讨会,其论文《发展旅游文化 提升花儿品位》入选并交流。2016年被青海省非物质文化保护中心聘为专家,全程完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七里寺花儿会代表性传承人赵存录先生的抢救记录。2017年12月在“弘扬尕布龙精神、讲述尕布龙故事、唱响尕布龙歌曲”征文中,花儿作品《花儿唱给尕布龙》荣获优秀奖。其作品多次被民和县委宣传部、县文体局搬上了舞台。

俗话说:“花儿虽好,全靠叶叶儿扶持。”在河湟这盆大“花儿”旁边,杨琪昌在默默地充当着一丛浓绿的“叶叶儿”,不断地吸收着养分,在精心的扶持了“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