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创作发展规划项目 >> 第四篇、项目成果( 二、培养青海文学生力军和新力量)
推荐阅读

第四篇、项目成果( 二、培养青海文学生力军和新力量)
2015-11-26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第四篇、项目成果

二、培养青海文学生力军和新力量

 

(一)概述

作为促进和繁荣青海当代文学的有效措施,中青年作家读书班是省政府给予大力扶持、省作家协会倾力打造的一项重要文学培训形式,旨在发现和培养我省优秀的中青年作家,开阔文学视野,推荐优秀的文学作品,更好地走向全国文坛。

 

从2011年的贵德黄河岸边的第一届读书班开始,到2015年位于群加森林公园内的省文联创作基地举办的读书班圆满结束,五年间,共举办五届六班次中青年作家读书班,聘请授课教师50人次,接受培训学员总数达189人次。授课内容从世界文学潮流到青海乡土文学现状,从文学经典的欣赏到创作技巧的掌握,从作家的使命、创作与生活和时代的关系、党的文艺方针政策到青海省情、民族文化、自然人文和特色文化无一不涉及。

 

从2013年起,为了更好处理普及与提高关系,读书班在班次上做了调整,设立了分文体的改稿班和文学扶持项目推进班,增加学员研讨课时,使得办班目的更为明确,焦点更为集中,效果更为明显。

为了展示读书班学习效果,宣传推介读书班培养的作家及作品,青海作协在2015年10期《青海湖》编辑出版“中青年作家读书班专号”,在青海日报、青海青年报、西海都市报等报纸多次组织专版,推介青年作家30多人次。

 

据不完全统计,五年间,读书班学员发表在省级以上正式文学期刊的作品达500多篇。多名创作成绩突出的学员,分获全国和青海省各种文学奖项:曹有云获得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李万华、才让扎西、刘大伟、久美多杰、曹谁、雪归、曹有云等获得青海省第七届文学艺术奖,王月邦获得青海省五个一工程奖,曹有云、李万华获得青海文学奖,曹谁、多杰才旦、雪归获得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久美多杰获得第一届野牦牛藏语文学奖翻译奖,才让扎西获得第二届野牦牛文学奖原创作品提名奖,才让扎西、刘大伟、索南才让、马玉珍、元业等获得青年文学奖。另有50多人获得各期刊举办的多项文学奖,作品收入多种文集。30多人次获得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定点深入生活项目、民译汉专项和浙江省作协重点作品扶持,李万华、雪归、李明华、道帷多吉、刘大伟、赤桑华加入中国作协。雪归、李万华、辛茜、王丽一、索南才让、元业、权翠芳、苏贤梅等30名学员分别进入鲁迅文学院和浙江文学院接受培训。

中青年作家读书班是省作协加强作家队伍建设的一个举措,长远的意义在于发现和培养青海新锐作家、实力作家和代表性作家,力争实现青海作家整体实力的跃升。实践证明,读书班学员是一支有创造力的队伍,他们思维活跃、创作勤奋、特色各异,他们不断超越自我,并通过读书班的团结和凝聚,渐呈团队之势。他们的未来让人期待。

可以说,有上述成绩,中青年作家读书班作为优秀作家发现和培养平台的存在意义已经得以充分彰显。借助读书班这个有效平台,青海作协的文学培训从荒芜处起步并迅速前行,已与鲁院高研班、鲁院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浙江文学院青年作家高研班组合成青海作家多层次培训网络结构。

 

(二)授课导师评说

五年间五届六个班次的读书班,聘请的授课导师中有全国著名诗人、作家、学者和文学评论家,有来自《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小说选刊》、《诗刊》、《长篇小说选刊》、《花城》、《当代》、《北京文学》、《小说月报》等知名刊物主编、副主编和资深编辑,也有青海著名作家、专家、评论家和文学编辑。

《青海日报》文化专刊部主任、省作协副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马钧曾多次为读书班授课,对读书班的运作方式和取得的成绩相当了解。他说:

“近些年省作协通过读书班、研讨会和与发达文学省份的结对活动,使各个层面的作家与当代中国最活跃的作家有了交流、学习的机会,开放的视野,不但得以拓展的展示平台,让我省作家有了伸展腿脚的机会,也让大家通过交流反观到我省文学创作的优势和劣势,我们在创作上存在的短板,以及在创作观念、手法上、语言修养等方面的不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几年我省积聚起来的文学“人气”在青海文学的发展历程中是极其醒目的,它深远的意义在于青海文学的文学自信力开始在逐渐增强,有创作实力的一些作家也开始从原先的盲目、随意开始向自觉地、类型化的创作方向迈进。”

曾为中青年作家读书班授课的青海省作协副主席海桀以《既是播种,也是收获》为题,评价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对青年作家的成长发挥的推动作用:

青海文学人才尤其是创作人才比之外省明显匮乏,在这知识共享、文化共享、资源共享、团队共享的大时代,人才问题的解决尤其是本地区人才的培养,传统的方式已不起任何作用!

在此背景下,青海作协举办的读书班,可谓意义深远。

一方面,读书班的举办,积极鼓励本土作者认真读书,努力创作,挖掘潜力,有的放矢,以改善无泉之水的现状!另一方面,通过邀请全国著名作家、文学编审、文学评论家、学者来青,举办大面积读书及研讨活动,当面授课,交流经验,并积极主动寻求合作,在合作共享的同时,积极打造具有青海特色和作家队伍和创作队伍!不仅关注青藏高原古老的传统生存方式以及各民族的特殊的文化形态,更是通过读书班,关注文学本身。

青海一直被称为文学的“富矿区”,此次读书班的成功举办,既是对“矿区”的一次大面积的勘探,也是对“矿苗”的一次精心的“剥离”和“采集”;既是一次希望的“播种”,也是一次即时的“收获”。

种子已经播下,让我们在美好的祝愿中,期待金色的收获。

(三)学员感言

下面摘录部分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学员的学习心得,以了解他们在读书班的收获。

曹谁,青海青年作家中体制外作家,曾是2012年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学员。他认为青海省作协一系列针对青年作家的文学项目,这几年对他帮助很大,使他的文学路走得比较顺利。他这样总结自己这些年的收获:

 

“2012年我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同年长篇小说《血色娘子军》入选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2013年我跟浙江文学院签约为期三年的签约作家。我跟梅卓主席从前只有过一面之交,她出于对青海文学的责任,只是在看了我转送的书后,就推荐我去鲁迅文学院,后来她在许多方面都对我无私帮助,对我有难忘的知遇之恩。这期间我获得一系列文学奖:2010年,我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期间,北京现代汉语诗歌资料馆印制我的长诗单行本《亚欧大陆地史诗》,当年被中国媒体网盟评为“2010中国十佳年度青年诗人”;2011年,长篇小说《昆仑秘史1:时间地轴》被评为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2013年,组诗《忧伤库库淖尔》获第二届上官军乐诗歌奖提名奖。2014年,组诗《曹谁诗选》获得《我们》诗歌文本奖;同年长篇小说《乱世孤星:虎台太子传奇》获得第十届青海省“五个一工程”奖;同年长篇小说《昆仑秘史》三部曲获得第七届青海省政府文艺奖。”

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学员雪归也是一位体制外作家,曾辗转求职于有关企业和部门,文学之梦一直有力支撑着她坚强面对各种压力。她认为青海作协给予她的一切学习机会,树立了她的自信,乃至在文学创作上有了崭新收获,让她的人生从此不同:

 

“青海省作协的作家读书班办了五届,我参加了四届,我应该是参加次数最多的学员。省作协这些年的读书班,几乎都是在向学员传授着关于阅读、思考、写作等一系列的内容,从读书班每一堂课程的设置到授课老师的邀请及推荐的书目,从讲台上老师的悉心教授和指导到学员间的探讨和交流,从学员课后的思考和感悟、创作到为每一位学员作品一对一的点评和修改,可以看出省作协对基层作者给予的关怀和扶持,可以体会到举办读书班的良苦用心和殷切希冀。

“也是自2011年开始,我的创作进入了一个相对旺盛的阶段,我先后创作了几十万字的作品,见于省内外各类文学期刊和报纸。后来,经省作协推荐,我进入鲁迅文学院作家高研班深造,并成为中国作协会员。2013年,我的小说集《暗蚀》入选青海省文联和省作协推出的“青海青”文学丛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并获得青海省政府文艺奖和海东市首届河湟文艺奖金奖。今年,我的又一部中短篇小说集《无脚鸟》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如果说我个人境遇的改善,离不开我的一些作品,我也一定得承认,我所以能有这些作品,离不开曾经的阅读积累,更离不开历届读书班的熏陶。”

马玉珍,来自门源县的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回族学员,同样也是一位体制外作家。她觉得读书班成为她文学创作的充电站,自此开启了她文学创作的新阶段。她说:

“2012年,省作协举办中青年读书班,作协的工作人员通知我,我有幸成为其中的学员,这对于基层的我来说,是多么来之不易。我走进了学堂,近距离聆听了大师们精辟丰厚的理论。收益匪浅。这期间我正在筹备个人散文集,因为充了电,我修改了再修改,终于在2013年,我的散文集《悠悠墨香》得到县文联的肯定,得以顺利出版。2013年的10月,《悠悠墨香》获得了第六届青海青年文学奖,激动的心情不言于表。这一刻,感觉我已在路上了,有了起点,有了奔跑的渴望。我庆幸,我没有陷于平庸的泥淖,从那里长出了生命的绿叶,开出了生命的花朵。2014年,我又得到了家乡的奖励,获得了“金门源”文学艺术奖。2015年春节前夕,县委书记与宣传部部长慰问写作上有了一定成绩的文艺工作者,其中就有我,并随后在县电视台新闻栏目播出。读书班对我们这些长期以来默默写作者来说,真是莫大的荣幸,精神上的鼓舞是不言而喻的。

 

毛宗胜是湟中县的一名教师,坚持文学创作二十年,可谓是“老作家”,他这样总结读书班的收获:省作协就是作家诗人们真正的家,三年来省作协领导和老师们从没有忘掉我这样一个生活工作创作于社会基层的作家,2013年12月和2014年10月,省作协的老师们曾两次给我机会,让我参加青海省中青年作家读书班以及改稿班,期间我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亲见了许多在国内有广泛影响的大作家大诗人,我聆听他们的教诲,广收博取文学创作专业知识,通过中青年作家读书班的学习,我感觉自己的见识、思想档次以及创作水平都有了极大的提高。感谢省作协的诸位领导和老师们,如果没有你们的关注和提携,我会在文学创作之入门上摸索更长时间,而且效果兴许不一定很好。

正是因为有省作协的帮助,近些年我的创作才有了一个较大的飞跃。三十万字的长篇小说《百年河湟》业已完稿,现正处在修改完善阶段;二十余万字的散文精选集《鸿爪雪泥》业已编定,在等待出版机会;在省内外文学公刊、内刊发表中短篇小说二十来篇,发表散文数十篇,发表诗歌近百首,发表文学评论十余篇;获得2014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中国小说学会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以及省市县级文学征文比赛等次奖多个;短诗《海子的德令哈》、《梦中江南》两首诗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短诗《冷词语》等四首选入《诗青海2014年鉴》。(配毛宗胜头像)

土族学员东永学,曾被青海作协推荐参加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习,2014年他参加了读书班,他认真听讲,总结出了授课教师讲授小说创作的要点,与自己的创作一一对照,觉得收获很大:我在十年前就开始了描写自己的民族——土族,还有青藏高原农业区人民的生活情状,但一边写作一边发现我的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沉淀太少,我的感情、思想游离于深层的信仰、价值观等,我还在皮毛的层面模仿或者诉说。如此说来,我该静下心研究自己民族的深层文化,我应该走进去挖掘,坐下来消化,而不是旁观或者猎奇。

2013年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学员王华说:读书班的举办,让我进一步开阔了视野,不但聆听了一些名家对于文学的解读,以及对写作方面的经验介绍和指导性意见,还认识了许多和我一样爱好文学的朋友,原来,在如今颇为喧嚣的尘世,在文学的芳草地,还有这么多人在坚持。自然,这样的方式,不见得一下子就能让谁成名成家,但是,这样的氛围,却让热爱文字的人在这里甘之如饴,自由自在,宛如一方营养丰富、空气湿度良好的花园,假以时日,必将能繁花似锦、硕果累累。

多次参加读书班学习的门源县作家西月说:2012年冬天,喜讯传来,接到省作协培训通知,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在那个暖暖的冬日,我在城北乡趣园——青海省作家协会创作基地参加了为期一周的由青海省作家协会举办的“2012年青海省中青年作家读书班”这样高标准、高规格的学习培训活动。培训期间,我认真聆听了《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先生、《诗刊》副主编商震先生、《长篇小说选刊》主编顾建平先生以及我省许多著名作家、诗人的授课,并与参加培训的作家、诗人们进行了创作交流。这次培训,拓展了我的创作思路,打开了视野,收获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极大地提高了我创作的积极性。由原来消极、散漫的写作态度转变为有责任心的写作者,写作有了方向和动力,创作的作品在数量和质量上有了很大的提升。

2014年10月我又参加了在湟中群加培训基地“2014年度青海省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培训。这次培训虽然只有一天时间,但通过和我省著名诗人面对面的改稿活动使我受益匪浅,纠正了自己在创作中存在的误区。

今年省作协又安排我参加鲁迅文学院9月份的培训,使我正真感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对文艺队伍建设的高度重视,对我们基层作者的深切关怀,我们必将增强信心,不辜负期望,脚踏实地,认真学习,勤奋创作,写出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的好作品来回报社会。

大通县作家相金玉参加了2012年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她了学习笔记。她说:“能有机会参加2012年度青海省中青年作家读书班及第三届青海文学周活动,我真是个幸运儿。所以心中满怀感激,总想以自己最认真的态度来面对每一堂课,作好笔记,认真听讲,并积极思考。用此来感谢周围一直在关注自己成长的师长和朋友们。我省著名作家马钧先生以《揣想青海文学应有的面相》为题,为我们树立了一个为积极展现青海高原各种文化杂然相处(如若干河流交汇之势的文化现状下),多种文化冲突混杂的文化面貌而努力的标杆。著名诗人、《诗刊》副主编商震先生给大家讲座。他从大部分作者开始都有写诗的经历讲起,说诗歌、散文上手快,但是因为上手快、写好却是很难。讲了作者如何处理好与生活的关系?如何在写作中使用生活中得来的直接经验和阅读中得来的间接经验?如何处理好自己对作品中人物的感情?他指出,我们在阅读时不能挑选自己感兴趣的、热闹的作品,不要读完就过,要学会写读书笔记。知道这本书告诉了我什么?任何好的作品都应当是一个多棱镜,站在不同角度,就能欣赏到不同的景色。文学是一个球体,不管从哪一点深入下去,都能达到圆心,圆心便是感染力。省社会科学院赵宗福院长给我讲了一堂题为《青海历史人物纵论》的讲座。我非常喜欢这堂课,赵先生还认真细致地做了课件,让我作笔记时不吃力,还看到了许多图片和说明。赵老师从青海历史人物的基本生态、基本特点、基本评价入手,分别介绍了青海本地人、外地来青海的历史典型人物。我省作家马海轶先生给我们讲《时代的文化使命》一课。他的一句话:“带着镣铐跳舞?”给我留下了许多思索和玩味。有趣的是,马老师从网上下载了许多令人发笑,同时又发人深省的网络现象,例如:梨花体、咆哮体诗歌、央视大楼的造型等等,呼唤现代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极力促进文化的发展。《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先生给我们作了题为《自然以及人的梦》的讲座。他认为,过去地域风情式的眼光来看创作,以其他者化,而不是本地化。创作的核心还是人,人们应找到人本来应当有的样子,而不是异化了的人。边地与大千世界的通道便是原始风貌的描写。省文联党组书记班果先生给我们作了以题为《从诗人昌耀谈起》的讲座。班果先生从诗人的成长、青海风土的滋养、昌耀诗歌的学习、创作的时代背景、昌耀诗歌体现了本土意识、西部意识、高原精神,认识青海文学的发展和希望,这六个方面展开了讲座。我以前总感觉昌耀先生的诗很晦涩,不肯动脑筋去理解。通过班果先生的讲解,我理解了一个饱受苦难的灵魂的不屈、挣扎和叩问!自己需要重新拾起,认真阅读和思索的东西太多了。班果先生非常随和,课毕,我们和他合影,他能一一说出我们的单位,可见他认真地查看每个学员的情况。青海文学评论家刘晓林先生给我们作了题为《近现代知识分子的文化性格》的讲座。例举了王国维、梁启超、鲁迅这三位同时代的文人的文化性格。他说,晚清民初知识分子的文化性格具有复杂性,多特立独行,洒脱自然,康有为的策、谭嗣同的血、梁启超的笔、陈天华的跳海、章太炎的疯,都是真性情,这一代知识分子令人神往。提出了中国传统体制结构发生大的变化时期,文化人应当思考什么?担当什么?评论家,《长篇小说选刊》执行主编顾建平先生以《小说的长与短》为题,给我们讲座。顾先生的讲座非常精彩,课堂气氛相当热烈!他以莫言的文章《撼卫长篇小说的尊严》和美国哈金先生的《伟大的中国小说》两部作品,以及汪增祺先生“小说应当短”的主张展开讲座。莫言认为长度、密度、难度是长篇小说的标志。没有二十万字就没有了长篇小说应有的威猛。而顾先生自己的立场,则来自与作家马原的对话,他主张在中国现状下,小长篇的写作更可行,即十三、四万字的长篇小说。同时向大家推荐了五本书——《巨匠与杰作》(毛姆)、《文学讲稿》(那波科尔)、《小说面面观》(佛斯特,上海师范大学朱乃强译)、《美国现代七大小说家》(译者为张爱玲等)、《村上春树三天两夜访谈录》。

来自门源的学员张志梅说:听省作协梅卓主席的介绍,《人民文学》杂志的主编、著名文学评论家施占军,副主编、著名作家邱华栋、徐坤和编辑部副主任、著名青年作家徐则臣、马小淘组成的文学“梦之队”来到青海与读书班40余位青海作家进行交流,这是青海文学史上从没有过的一份殊荣。像我这样的小作者,全省一定有很多很多,偏偏我参与了这份殊荣,不能不说我是幸运的!我坐在下面,一一打量坐在主席台上的各位老师们,觉得他们都气度不凡,却又表现出平易近人的气质,似乎我们的距离就是台上台下的距离。及至他们一一开口为我们授课,才深切地觉出了他们思想深度以及见闻见解的独到与深刻,也才觉得与他们真正的距离,不是此刻目测到的空间距离,而是见解、学识以及我可能终身都难以企及的高度。不由地,在听讲的过程中对他们生出崇敬与仰慕。聆听了几位大师级人物的授课,我不能说是全部装进了脑中,但至少对文学写作有了比以往清晰的认识。我的收获是:一、懂得了作家应该力求做到超越了想当然的、预设的、顺滑的、习常的想象和表达,能使文学给我们这个国度,给我们中华民族,能够形成某种法度,甚至是某种生活的,价值的,各方面的规定;二、先把作品写满,然后做减法。再加上去,再写满,然后再做减法,达到最终的简约;三、作家一定要以博大的情怀和心胸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四、作家要将自己放置在这个复杂的世界,认识时代,在传统的传奇性之外下工夫,表达出独特的见解。五、文学创作要避免重复,要注重细节,最重要的是必须寄托我们传统的、崇高的三观。

来自柴达木油田生产一线的张强是一位80后作家,他说:青海作协对于基层作家的扶持一直是饱受尊重的,他们知道文章之事不能甘于庙堂之上,还应该在江湖之中。青海基层的作家或在草原上、或在旷野中、或在乡村间写作,这些作品因为缺乏现代化的推广手段而一直岑寂。青海作协用一只大手把这些作品推向油墨上,推上互联网。让人发现在青海的山山水水中,始终有那么一群人,执笔捍卫。

鉴于地方疏远的缘故,我去作协的机会并不多,只是一直听闻他们有着大计划,而这些大计划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实现。就像是世人从不会去欣赏一颗深埋的种子,可种子长成树化成花,总会惊诧世人。这些计划包含了,中青年读书班,青海青文学图书,野牦牛丛书,各种省级文学奖。作家们应该都是一群来自泥土的孩子吧,而作协就像是敦煌石窟里那些塑身的工匠,用手法,用色彩,用金箔,将这一尊尊泥土打磨加冕成文学上的战士。

我参加过读书班,也得过奖。尤记得第一次去领奖兢兢战战站在台上,台上有闪光灯,有众人期盼的眼神,那一刻我才明白,文学不单单是个爱好,因为多了期望而成为了责任。读书班里老师们点评文章,一语中的,别看当时痛在身上,但那不过是尽早铲除将来行进时的阻碍。

青藏铁路公司的权翠芳参加读书班后这样说:“ 2013年,我加入了省作协。2013年,我有幸参加了省作协举办的中青年作家读书班。为期一周的学习中,聆听各位作家前辈的讲座,课余与各位学员互相讨论交流,使我对写作道路上的一些困惑有了新的认识。2014年,在省作协的推荐下,我与索南才让、李元业一同有幸参加了“鲁院浙江作家高研班”,在为期十五天的学习交流中,受到了深深的启发,对于当代作家的使命、文学将我们带向哪里、文学创作如何书写家国命运……这诸多问题有了自己的思考。可以说,这是我写作道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台阶和起点,在此之前,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下意识的、本能的,缺乏思考的,更无从谈起关照现实、精神高度这些作为一个作家原本应该关注的问题。我想,在今后的写作中,我将绝不止步于以往那种过分关注自身、过分注重情绪表达的写作方式,我会记住自己“作家”的角色,在写作中注入更多的现实因素和社会意义,力求一种较为厚重的表达。这样的写作,我知道一定是庄重的甚至带着痛苦的,但是,既然已经上路,就只能义无反顾走下去,把那种痛苦升华为绝处逢生般的快乐,写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