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创作发展规划项目 >> 第四篇、项目成果( 四、培植青海当代文学奖项新品牌)
推荐阅读

第四篇、项目成果( 四、培植青海当代文学奖项新品牌)
2015-11-26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第四篇、项目成果

四、培植青海当代文学奖项新品牌

 

(一)概述

奖掖优秀作家和优秀作品,鼓舞和激励广大作家,这是文学奖项设置的重要意义。为了使青海作协举办的多个文学奖项,能有制度性保障和长期的资金支持,青海作协在省委宣传部和省文联的热情关心下,从2011年起将已经设立的“青海青年文学奖”列入文学项目,并着眼于青海文学发展的新态势和新成就,新设“青海文学奖”、“野牦牛”藏语文学奖和文学期刊联盟奖,体现了青海文学奖项的分层次分领域逐步覆盖,以强化文学奖项的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力。

五年间,青海文学系列奖项,表彰了60多名作家和10多家期刊,推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家和优秀作品。一批获奖作家开始受到全国文学界关注。

(二)青海文学奖

青海文学奖是我省文学创作专业性的最高奖项,是经省委宣传部批准立项的省级文学奖。2011年开始实施,青海文学奖每三年评选一次。现已评选两届。为了加强对评选工作的领导,制定评奖细则,成立青海省文学奖领导小组,组长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或省文联主席担任,副组长由省作协主席担任。为了确保评奖工作的严肃性和公正性,聘请了资深作家、评论家及有关专家组成青海文学奖评审委员会,并邀请青海省文联机关纪委负责同志监督指导评奖工作。

具体评奖过程分为四个阶段:评委会成员初读参评作品并提出初步建议;召开评委小组会议进行讨论后进行深度阅读;提出入选名单并举行专题会议集中意见;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最终产生青海文学奖评奖结果;同时向省文联党组进行了报告,并在青海作家网上进行公示后,适时举行颁奖仪式。

青海文学奖获奖名单:

第一届(2011年11月):

多杰才旦长篇小说《菩提梦》获得特别贡献奖

江洋才让长篇小说《康巴方式》

杨廷成诗集《乡土风语》

马海轶文学评论《怒放为莲花:青藏高原石头的歌唱》

曹有云诗集《时间之花》

才旦中篇小说集《菩提》

居·格桑藏文诗集《雪乡风》

第二届(2014年10月):

王文泸散文随笔集《在季风中逆行》获得特别贡献奖

万玛才旦小说集《嘛呢石,静静地敲》

李万华散文集《金色河谷》

卡毛加长篇小说(藏语)《曲拉》

卓玛文学评论《低河:精神原乡的价值与建构——马海轶诗歌浅论》

衣郎诗集《蓝调的刀锋》

(三)青海青年文学奖

青海青年文学奖是为了激励本省青年文学才俊,为青海文学的繁荣发展发现、培养青年作家队伍,推出优秀青年作家和作品而设立的奖项。

青海青年文学奖每两年颁发一次,面向四十岁以下的青年作家。每次根据参报数量等情况还附设“文学之星”等奖项。每次评奖均设青海青年文学奖评奖委员会。评奖办法与青海文学奖基本一致,评奖结果在青海作家网上刊登,亦以省作家协会名义颁发获奖证书和奖金。

五年间共组织青海青年文学奖评选三届。

获奖名单为:

第五届(2011年11月)

曹谁长篇小说《昆仑秘史1:时间地轴》(文学之星奖)

张振诗歌《它那么小》

吉敬德散文《有心,就有抵达》

邢永贵短篇小说《羊官司》

颜珂短篇小说《儿子》

雪归短篇小说《我把蒋之菡丢了》

才让扎西诗集《笛声悠悠》(藏文)

第六届(2013年11月)

多杰才旦小说集《空中迷宫》(藏文)(甘肃民族出版社,2013年5月)(文学之星)

王永昌散文集《驿路平安》(作家出版社,2013年5月)

马玉珍散文集《悠悠墨香》(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年6月)

张强长篇小说《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北方文艺出版社,2011年4月)

刘大伟诗集《雪落林川》(青海民族出版社,2013年11月)

阿甲散文《乞讨者三题》(《青海湖》,2011年11月)

索南才让短篇小说《存在的丰饶》(2011年第五期,1985年1月)

第七届(2015年9月)

雪归短篇小说集《无脚鸟》(青海人民出版社,2015.3)(文学之星);

李卓玛长篇小说《吐谷浑王国》(青海人民出版社,2015.3)

李元业诗集《贵德诗语》(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12)

陈劲松《陈劲松散文诗十五章》(《诗潮》,2014.11)

拉青加诗集《迟开的花》(藏文)(青海民族出版社,2013.12)

刘志强散文集《以心灵的方式记录》(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9)

(四)野牦牛藏语文学奖

2012年省作协设立的“野牦牛”藏语文学奖是专项的藏语文学奖,在青海文学史上是一个创举,在全国藏区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强烈反响,一时好评如潮。大家一致认为,这项举措将极大地激发广大藏族母语作家的创作热情,成为指导和引领藏族文学创作的重要坐标。

促进青海省藏语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搭建民族团结桥梁,鼓励藏语文学通过汉语翻译在更大更广范围内的传播,不断壮大青海省民族文学创作阵容,丰富和繁荣青海的文学创作,是设立“野牦牛”藏语文学奖的初衷。应该说,我省藏语文学创作队伍逐渐完善,逐渐成熟,一批优秀作家和上乘作品脱颖而出,据统计,十年间,我省母语作家荣获中国少数民族“骏马奖”、青海省文学艺术奖等国家和省部级奖六十多项,形成了老中青三代作家共同创作,在思想和内容上向纵深开掘及在形式和手法上呈现不同风格的良好局面,这是“野牦牛”藏语文学奖应运而生的良机。

“野牦牛”藏语文学奖由青海省作家协会和青海民族文学翻译协会负责组织评选。从2012年开始,每两年评选一次。奖项设置为原创作品奖一名、提名奖三名;“野牦牛”藏语文学翻译奖一名。由著名作家、评论家、编辑、翻译家共同建立起一个评委库,作品征集后,随机择定每届评委组成人员。评奖坚持“公正、公平、公开”原则。评奖程序与青海文学奖和青海文青年学奖基本一致。

“野牦牛”藏语文学奖设立后,已完成两届评奖任务,具体获奖情况如下。

第一届:

“野牦牛”藏语文学原创作品奖:德本加中篇小说集《无雪的冬日》。

“野牦牛”文学奖翻译奖:久美多杰《藏族女诗人十五家》

2、“野牦牛” 藏语文学原创作品提名奖:仁旦嘉措、次仁顿珠、尖·梅达。

第二届:

原创作品奖:宽太加长篇小说《哲隆沟》(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12)

翻译奖:程强藏译汉作品《哇热散文集》(作家出版社,2014.8)

原创作品提名奖:李先诗集《月儿河》(青海民族出版社,2013.12)

完么措诗集《月亮之梦》(青海民族出版社,2012.12)

才让扎西(赤·桑华)长篇小说《残月》(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12)

(五)青海省文学期刊(副刊)联盟优秀文学期刊和优秀文学编辑奖

青海省文学期刊(副刊)联盟优秀文学期刊和优秀文学编辑奖由省作协和青海省文学期刊(副刊)联盟共同主办,从2010年开始,每届年会评出文学期刊1至2家、文学编辑2至3名,以表彰和奖励其为促进青海文学期刊健康发展做出的贡献。至今已评选三届。

历届获奖名单:

第一届(2011年):优秀文学期刊奖:《意林文汇》、《章恰尔》

优秀文学编辑奖:原上草(《金银滩》副主编)、蔡进萍(《彩虹》主编)、普华太(《岗尖梅朵》主编)

第二届(2012年):优秀文学期刊奖:《金门源》、《柳湾》

优秀文学编辑奖:陈有仓(《日月》副主编)、道违多吉(《案多魂》副主编)、曹有云(《金世界》副主编)

第三届(2013年):优秀文学期刊奖:《青海日报》文学副刊《江河源》、《康巴文学》

优秀文学编辑奖:阿朝阳(《雪莲》副主编)、李成虎(《荒原春》主编)、赛尔格林(《花的柴达木》编辑)

第四届(2014年):优秀文学期刊:《海南文学》(海南州文联主办)《金银滩》(海北州文联主办)

优秀编辑奖:

马丁(原《青海湖》副主编,现任《瀚海潮》执行副主编(特邀))

铁生玉(《河湟》副主编)

胡跃岗(《贵德》执行副主编)

第五届(2015年):优秀文学期刊奖:《瀚海潮》(海西州文联主办)、《彩虹》(互助县文联主办)

优秀文学编辑奖:孔占伟(《海南文学》主编)、李永新(《湟水河》主编)、聂文虎(《祁连山》执行主编)

除以上奖项外,还不定期设立了大湖文学新人奖、青海湖文学奖等奖项,不断推出一批新人新作。

(六)获奖者感言

以下摘录各文学奖项获奖者代表的发言,一叶以知秋,从中可感受到文学奖项对作家的激励作用,亦可感受到文学奖项在作家心目中的位置和价值。

第二届青海文学奖特别贡献奖获得者、老作家王文泸在获奖感言中阐述了作家和时代的关系,指出了作家的使命和价值在于民族和时代保持共鸣,发出积极的力量。(配王文泸照片)他感慨地说:

“一个年届七旬的文字匠人,舞文弄墨大半辈子,不能说劳而无功,但是,追求是否执着,眼光是否高远,路子是否对头,理念是否正确,是我反观身后的脚印时经常怀疑自己的缘由。相对于比我年轻得多的作家们这些年取得的累累成果,我的那点东西,被漫长的时间一稀释,未免显得单薄。所以,对于获此殊荣,我宁愿把它理解为评委会对我写作态度的肯定和鼓励。

我的写作态度一向严肃认真,这是我在任何时候不能出于谦虚而自我抹杀的一点。尊重读者宝贵的目光,注意社会效果,是我一贯恪守的原则。我一向厌恶轻薄为文玩世不恭的写作态度。无论这样的作家和作品有多么大的社会影响,我都难以认同。每个作家,才能有大小、天赋有高低,但只要他心里装的不仅仅是他自己,只要他对时代的寒凉与温暖有着最起码的共鸣,对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没有彻底忘记,他就是社会发展中一分积极的力量。

藏族青年女作家卡毛加获得第二届青海文学奖后,表达了这样的心声:我的长篇小说《曲拉》2014年获得青海文学奖,这个奖对我意义重大,这就肯定了我能够继续在文学道路上走下去。
非常感谢作协,感谢梅卓主席,感谢评委能给我这个奖,我非常荣幸。能够获得评委们的认同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和鼓励,也是我人生中最美的乐章。这将会成为我今后继续创作的动力。得知《曲拉》获得青海文学奖的消息时,我正在成都开会,秋季的成都景色格外迷人,轻风中飘着花香。记得,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开始写长篇小说《曲拉》,小说中的故事也开始于这样一个美丽的秋季。所以我喜欢秋季。

我一直把文学创作当成一个重新走进故土、重新思考人生,重新认识自我的过程。因为一个人的创造不仅仅源于他个人的才华和阅历,更是源于对文学的理解和深入,又源于他对创造理解的认识和思考的高度,这都需要岁月的过滤与生命的积淀。最为重要的是内心的升华。人生旅途中,获奖并不是最终目标,获奖也说明不了多少问题。但是,它的的的确确是一种鼓励,一种动力。我会继续努力的。

获得第六届青海青年文学奖文学之星的藏族作家多杰才旦这样评价获奖对自己的意义:(配多杰才旦照片)“历史交给我们一张洁白的纸,我们就把它看做是一个崭新的机遇。今天这个荣誉,对我个人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同时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对于我们这些听着青海湖的涛声成长起来的人来说,江河草原、神山圣湖、农耕游牧等独特的自然环境、人文景观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文学艺术享用不尽的富矿,不仅给予我们创作的勇气和探索的精神,更让我们的文学前景广阔而明朗。这份荣誉,让我对自己充满信心。借此机会,我要感谢评委会和一直关心支持我的领导、编辑以及广大的读者朋友们,我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我将珍惜荣誉,加倍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获得者、青年作家颜珂:青海是一个处境尴尬的省份,地域特征不明显,民族特色又不是特别的鲜明。它夹在西藏丶新疆丶甘肃丶宁夏之间,在世人眼中的分量,也变得不轻不重起来。这份尴尬延续到了写作者身上,他们写汉文化,比不过中原作家;他们写藏文化,不具备读者对西藏作家所持有的神秘向往;他们写伊斯兰文化,又不如宁夏作家笔下那般纯粹。所以,我们省的作家着实不易,在这样的尴尬中,他们艰难摸索,并始终保持一颗热爱文学、热爱青海、热爱青海文化的初心。从这些年获青海文学奖、青海青年文学奖的作家身上,我们很轻易就能感受到。同样可以感受到的,是省文联丶省作协鼓励作家挖掘多元文化、多重价值的努力和态度。

第六届青海青年文学奖获得者、青海师范大学副教授刘大伟说:2013年秋,我的诗集《雪落林川》出版并获第六届“青海青年文学奖”。这对于一个默默行进于文学之路的年轻人来说,意义重大。这样的奖掖与肯定无疑是一种对乡土情怀的深情抚慰。我知道跟自己年龄相仿的许多年轻人怀着多彩的人生之梦,正在撤离乡土,故乡温暖的颜色开始在我们的记忆里逐渐凋敝。为此,我一遍遍书写乡愁,借用文字回到故乡,尽管这样的方式显得有些缥缈,然而能够唤起同龄人的共鸣,毕竟是一件好事;能够获得评委会的青睐,也是一件幸事。因为这次获奖,更多读者认识了我,我的故乡“林川”——这个一直被遗忘在时光角落里的偏远乡村,也开始频频出现于大小报刊和电视新闻,这也是让我自豪的一件事。

青年文学奖带给青年作家的精神引导和创作动力是巨大的。2011年,当我的故乡挚友邢永贵、衣郎两位作家获得青年文学奖时,内心除了喜悦和羡慕外,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力量——我一定要好好写,向他们看齐!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这份特殊的荣誉也降临到了我的头上。欣喜之余,我给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今后更需好好写了,一定要写出精品力作!为此,我一直努力着,文友们也看到了我的成长,都说我现在的作品明显优于过去,我想这也是青年文学奖的功劳。

青年文学奖最大的贡献,是不断扶持和发现了颇具创作潜力的年轻作家诗人,正是这些年轻人的不断成长构成了青海文坛的创作盛景。从第一届青年文学奖的获得者梅卓、耿占坤、马均、马海轶、龙仁青、江洋才让、马非、韩文德到第二届的曹建川、葛建忠、宋长玥、赵秋玲、扎西东主,再到之后的曹有云、毕艳君、邢永贵、张正、杨秀珍、衣郎、曹谁、王永昌、阿甲、刘大伟、马玉珍、李元业、索南才让、多杰才旦、陈劲松、拉青加、李卓玛……我们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青海作家成长之路是如何形成的。可以肯定,青海青年文学奖具有强大的“造血功能”,它将源源不断地为青海文坛输送优秀的创作人才。

首届“野牦牛”藏语文学奖原创作品奖获得者德本加是贵南县的一名教师,一直从事藏语文学创作。他以《收获来自扶掖》为题回顾了自己获奖后的文学发展之路,吐露了自己对文学项目扶持的感激之情:

“我是一名基层作家,虽然离省城很远,但我经常被青海省作家协会邀请参加各种会议和活动,感受到了这个团体给我本人的温暖。作为青海文学创作发展规划项目的收益者,我本人从2011年以来先后创作了《祖父和他心爱的小狗们》、《加洛和他的辫子》、《母狗德吉》、《老狗醉了》、《疯狗》、《小狗黑熊》、《梦中的母狗》等狗系列中短篇小说,大多数作品发表在《民族文学》、《章恰尔》、《西藏文艺》等杂志上。我的短篇小说《人生歌谣》获得了《民族文学》(汉文版)“2011年度奖”。汉翻版中短篇小说集《人生歌谣》于2012年4月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中篇小说集《无雪冬日》于2012年5月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同年获得首届青海省“野牦牛藏文文学奖”。长篇小说《衰》于2012年8月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专业著作《中小学生作文指导》于2013年4月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日译版中短篇小说集《哈巴狗收养记》于2015年3月由东京外语大学出版社出版。短篇小说《远离》于2012年9月获得《达赛》文学奖-小说奖。2014年,我还荣获了青海省第七届文艺创作奖。2012年10月27日至28日,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和“985工程”少数民族文学中心在北京召开了“藏族作家德本加小说研讨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杂志社、中央民族大学、青海广播电视台、中国西藏网、旅游商报等研究机构、高校和媒体的藏、汉、满、朝鲜、裕固、拉祜、锡伯、侗、瑶族等多民族专家学者及美国留学生参加研讨会,围绕本人的小说作品,结合文化系统和语境展开热烈讨论,从乡土性、“超级故事”、新写实理论视域、人文关怀、现代性忧虑、陌生化阅读与跨文化交流等不同角度,以汉语和藏语从广阔和深入的多层面剖,挖掘了我的小说及藏族母语文学的传统和新兴的独异价值。2014年7月,经青海省作家协会推荐,本人参加了鲁迅文学院第七届少数民族文学培训班;2014年,我获得了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扶持。”

文学期刊联盟的两个奖项,即优秀文学期刊奖和优秀编辑奖团结全省各家文学期刊,使相对封闭的各家期刊有了交流合作的平台,其意义和价值为各基层文学期刊所看重。

海北州文联《金银滩文学》获得2014年优秀文学期刊称号,执行主编赵元文说:“我们深知这个奖励不是证明我们多么优秀,而仅仅是一种表扬,它寄希望予全省文学期刊(副刊)共同打造青海文学高地、塑铸青海文学精神的一种期望!青海是一片神圣的栖所,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多元文化并存的神秘厚土。作为一名基层文学期刊的主编,我们将以这次获奖为新的起点,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努力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正确的办刊方向,不断提高自己的学养、涵养、修养,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文化修养,在编审过程中,继续坚持自己“立足本土、面向域外,公平、公正、为质取文”的原则,认真严肃地考虑作品的社会效果,努力以高尚的职业操守,多编发反映人民大众的审美追求,寓思想性、艺术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广大读者。”

海西州文联主办的《瀚海潮》在2015年被评为优秀文学期刊,执行主编李占国在颁奖仪式上说:“我作为一名《瀚海潮》的老编辑,很荣幸参加这次颁奖会,我很高兴,也非常激动。此时次刻,我想用一个词来表达我的心情。 这个词就是——感谢。感谢青海文学期刊(副刊)联盟搭建这个平台,它让我们以文学的名义重逢在这块精神高地,感谢各位评委把这么光荣的团体奖项评给《瀚海潮》。今后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在期刊编辑工作中继续努力,保持荣誉,更上一层楼。”

借助海南州文联(作协)和浙江宁波市文联(作协)结对子的有利契机,《海南文学》在与省外文学期刊交流中先行一步,成就斐然,主编孔占伟因此获得了2015年优秀文学编辑奖。他说:

“为了使《海南文学》走出去,我们积极利用宁波的资源,将一些宁波名家的作品经常在我们的刊物上登载,将海南的优秀稿件推荐给宁波和浙江的刊物发表,起到了加强宣传,增强交流,提高水平的目的。据不完全统计,我刊发表和推荐的有60多篇文学作品在宁波各市县的刊物上亮相,《海南文学》刊出的小说、诗歌、散文被《小说选刊》全国报刊小说概览、《诗刊》、《散文选刊》等多次选用发表。我们精心选编的作品既有名家大家的上乘之作,又有当地民间作家的草根情怀,深受海南州广大读者的好评,还经常有热心的读者打电话询问下一期《海南文学》的发行时间,这一些都是对我们工作的莫大鼓舞和鞭策。

在省文联、省作协、省期刊协会各位领导、各位老师的关心帮助下,在海南州委、州政府的正确领导和支持下,刊物更名改版 、提高质量、突出特色,极大地提升了《海南文学》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目前刊物已覆盖海南州各级党政机关、各乡镇、各学校,省内外120多个文联单位、省内各大中院校和国内知名文学选刊以及宁波期刊联盟成员交流赠阅。”

青海省作协副主席、化隆县文联主席李成虎获得优秀编辑奖后的发言:““优秀编辑”奖是对我的肯定和赞扬。当然,这要感谢著名作家、省作协主席梅卓女士。是她以卓越的才能、天然的亲和力、斐然的领导力,把像一盘如散沙“各自为政”的文学杂志,以“期刊联盟”的形式,团结在一起。而且每年以“文学周”方式,在颁发这个奖项。她的意义在于,从此,所有这些基层文学杂志,从无序走上有序;从单个的自娱自乐,走上相互交流,共同发展;从低档次、小规模,走向上档次、大规模的发展之路。并通过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评奖原则,评出“优秀期刊”、“优秀编辑”奖。这不仅仅是对基层文学杂志和文学人的一种鞭策和鼓励,更重要的是,提升了青海文学阵地,繁荣了青海文学的发展。我作为梅主席所领导的作协班子的一员,又是基层县级文联主席及文学杂志的主编。从“双重身份”,深深地体会到我故乡的一句乡土俚语:“一个家里一个人,一个庙里一个神。”梅主席和省作协为繁荣和发展青海文学的“良苦用心”,其决策是高屋建瓴的,其付出是非比寻常的,其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其意义是非常深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