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作家协会主办
首页 新闻 机构 公告 动态 评论 作品 新书
征稿信息 少数民族文学 会员辞典 文学活动 作品扶持 玉昆仑青海青 文坛快讯 关于作协
交流信息 文学期刊联盟 文学奖项 文档下载 荣 誉 榜 作家读书班 文学专题 名家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读书班 >> 徐坤:文学的救赎
推荐阅读

徐坤:文学的救赎
2014-06-13 来源:青海作家网 作者:青海作家网

文学的救赎 

徐坤

 

今天有机会和青海的作家朋友们来交流,我觉得很高兴也很荣幸。不敢称作是讲座或是讲课,应该说是来向大家学习,尤其是向梅卓主席、龙仁青这样名满文坛的大作家来学习。我个人先是在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做了13年的文学评论,上午给大家做讲座的孟繁华老师,是我的同事,原来我们在文学所当代研究室一起工作,他是我的主任。之后我又到北京作家协会当了十年的专业作家,然后在去年被调到《人民文学》杂志来编稿子。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亲身经历了三种不同的写作和研究阶段。第一个阶段,作评论的时候,面对的都是成型的作品,已经发表过的,基本上找我们来的都是要吹捧的,好在我们是研究单位,不像作协,表扬的任务更重一点,我们可以进行一些学术上的批评。做了十几年,也算是掌握一种权威的话语,但是那会的学术研究是比较自由的,而且几乎是不受其它的干扰,作家作品来了之后完全根据自己理性的判断,推断它是好还是不好,它的优劣在什么地方。

进入专业作家创作队伍之后,感觉又不一样了。原来批人家批得那么狠,现在让自己写的时候就是眼高手低。写作这个东西不是一个理性的东西,纯粹就是一个手艺活,它是一个实践的过程,不是一个理论的过程。写作和评论完全是两个领域,真正的一旦自己动手操作开始写作的时候,跟原来搞的研究完全是两个路数,不一样的。

当了一年多的编辑之后,现在面对的相当多作家的手稿,尽管不是用笔来书写的,是用电脑书写的,它也是原稿、初稿,你会发现很有意思,他跟已经编辑完成的出版的著作又不一样,作家个人写作的机理、他的气质、包括他用错别字的习惯,所有东西都一目了然的。还有一些作家会自己一边造词一边来写,有点类似于钱钟书了,他用的都不是现代汉语的成词,所以需要辨析:这个到底是错的给他改过来呢,还是按照他的写作习惯来。现在掌握的一个话语权就是:让它问世还是要把它扼杀掉或者帮着它修改,让它成为一个真正的作品。因为你的作品只有发表了才是作品,没有发表之前永远都是草稿。

我个人经历过这三个阶段之后,感觉对自己的创作也是有很大的启发,现在是越发地不敢写了。今天想跟大家交流的也是想把我个人写作中的一点体会,从一个很微小的角度切入,跟大家来说一下。

现在大家都觉得文学较之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已经很边缘化了,没有人关心了,看起来我们现在做这个论坛,大家坐在一起讨论非常热闹,离开了这个场合,离开了这个办公室,当每个人都回到各自的岗位的时候,就会发现:好像我们的生活当中,这种文学的气氛和话语是越来越少了。尤其是我自己深有感触的是,这两年我担任了北京市政协委员之后,我是分到文艺组,吹拉弹唱、影视明星什么的都在一个组。每次一开会的时候领导一来,都要下到各个组。提的问题、关心的问题、上的提案基本上都是现在大面上的出版、广电、文艺的这些方面,轮到我们文学,这些作家代表发言的时候,那种分量就非常轻了。我们觉得是很重,我们要谈的是文化大发展必须要以文学为中心,文学是一个龙头。但事实上,不是这样。我们也感觉到很艰难,每一步在争夺话语权的时候,就在这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时候争夺文学话语权的时候,也都很困难了。

那么对于我们这些写作的作家来说,在这样一个文学不是特别利好的形势下,我们都是抱着80年代或者90年代那种对于文学的一个光荣的梦想来投入到21世纪的创作中来,我们会感到很失落,当年作家的荣耀感多么的强,但是现在我们就算在一个文化的讨论会上几乎都争不到话语权,那我们还能干什么? 实际上我们能做的工作还是有的,还是很多。

比方说这次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整个就提升了一下文学的志气,提升了一下我们这个界别被关注的程度。那当我们具体落笔到写作中的时候,就是说寻找一个写作素材的时候,你如何将现实生活当中的一个片段或者一个生活场景来纳入到文学的写作当中来,而且写完之后又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呢?这个我今天报上的题目可能有一点关系,就是说一定要抓住人性的救赎,也叫拯救这一点来切入。当然,文学有好多功用,像上午讲的,文学可以造梦、可以怡情、可以打发时间、可以休养生息干各种事情。如果你想真正的让作品引起反响,成为一个有志气的大作家的话,一定要关心人、关注人、挖掘人的本质,要对人性当中的恶进行拯救。救赎这个词不是文学的词汇,现代汉语词典也没有。救就是抢救的救,赎就是赎回来的赎。这是一个宗教的词汇,为什么要救赎,因为人类是有原罪的,因为你犯了罪了或者你失去了东西了你才会去救或者要去赎回来、抢救回来。那么文学现在也承担着这样一个任务。

我举两个国内小说家的例子,一个是写矿难的刘庆邦的《神木》,另一个是写计划生育的莫言的《蛙》,这都是刀锋上跳舞的特别不好写的题材,但是这两个作家写的比较成功,他们就抓住了文学的救赎这一点来切入。所以在面对这么纷繁复杂的现实的时候,当我们作家在发言的时候,一定要深思熟虑,要事先想好。不管我们写的是什么,文体不重要,散文也好、小说也好、诗歌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旦你拿起笔来从事写作,实际上写的都是你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再一个重要的是,一定要站位高,不要总是低水平的重复,尤其我们基层作者容易犯这个毛病,如果没有新意,没有新的素材,没有新的矛盾冲突,来回这样写,写的又没有人家好,怎么可能发表? 第三个就是要有情怀,要有博大的心胸,不能是越写越小,不能因为是基层作者就写身边的一点事情。所以情怀就是有胸襟、有抱负、有学识。要把一个小的题目做得很大,不能总写大城小事。